呼唤我,用我的名字

Standard

圣诞假期,大夏天的,窝在家里实在也是无聊。脑子一热,开到堪培拉玩了两天。我算是待不住的人,可是真让一个人也还是能耐得住寂寞,想想挺分裂的。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出国前,看过的最后一本书《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当时忙着准备,忙着烦躁,忙着惆怅,看了也只是小小的感动。电影上映后,家附近的电影院竟然不上映,还是去堪培拉了了这桩心愿。

我一直很讨厌看中国的青春片甚至爱情片,佳作实在太少。以前总觉得他们没有拍到点子上,或者俗套,镜头俗,情节俗,甚至演员都是俗气的。直到看了这部电影,我才忽然明白,差距在哪里。爱情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沉浸在爱情里两人的美好吧,一部爱情电影不能把爱情美好拍出来,它能是一部好电影么?悲伤容易,情节的大起大落容易,但是美好最难。如果美好中,又带有一丝丝遗憾,让人怅惘大概最好不过了。这部电影,每一点都做到了。

有人说看到哭,这我倒没有,也不太明白哭点在哪里。恰恰相反,从头到尾我都沉浸在整部电影所尝试塑造的美好氛围,青春、自在、洒脱、扭捏,年青之所有的所有全在里头了。你说,当我们老了,回顾 年轻的时候竟没有为任何人患得患失过,挺遗憾的,不是么。至于两人的爱情,我倒觉得不那么重要了,第一次不太介意结局,不在乎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在意的是,彼时带给彼此的美好。

如果爱,就爱的灿烂。

不同的爱情

Standard

听从老师的建议,最近开始阅读英文书籍。欣喜的发现,似乎忽然之间可以像读中文一般阅读一本英文小说。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总是被语法、单词给磕绊住,竟然真的可以沉浸到故事里。想想也只是第4本而已。也不知是真的英文水平有所提高,还是有时候只是习惯,没有阅读英文的习惯,导致一直害怕读大本英文书籍。

第一本是从图书馆借的儿童读物,大概应该是Year4左右的水平,非常的易懂。有了信心后,便借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只在很久以前看过中文的电影,借助过去的记忆重新读或许有些难度的原著,竟也不觉得困难。为了不对阅读丧失性趣,买了两本Gay Romance 小说,也就是这次想写的东西。

中文的同志著作,读的不多,但有名的还是读过一些。前阵子,在读《张先生和张先生》,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更早的《兄弟之上》、《未名湖畔的罪与罚》也都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几部。这些大多是网络作品,有晋江等腐女群体写的浪漫小说,也有似是自述的天涯贴吧作品。

自然文学作品不能偏离时代背景,中国的同志小说也是如此,以至于当我第一次阅读英文的同志小说总是发出“原来他们是这么想的”类似的话。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统计,有多少的同志步入异性婚姻,我认为比例相当可观。无法出柜,在国内似乎是一个非常可以理解的事情。如果爱你的人愿意给你所有,只是希望在家以外的地方保持直男的身份这件事,在国内似乎是非常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然而最近读的这两本英文小说似乎都不这样认为。

一本讲述的是一个前夫死去,独自抚养两个女儿,重新遇到真爱的男同志爱情故事。非常老套的故事不是么,老套的同时又觉得非常非常非常的熟悉,这不就是经常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异性恋的故事么?能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也是一件幸事,不是么。 Continue reading

直男和渣男哪个更不该碰

Standard

直男大概是每一个同志心中难以抹去的那颗朱砂痣,可能每一个同志在青春懵懂时期,都曾把身边的某一个直男作为心中完美另一半的绝佳人选。

彩虹旗 同志

彩虹旗 同志

有人义无反顾的选择挑战自己,哪怕前路凶险,只求不枉此生。对于这种人,我其实很欣赏。在我看来,人生其实本没有什么绝对。我即讨厌,刻意的宣传同志爱情的随机性,比如“我爱你,只是你恰好是男生”之类的桥段。但也讨厌,把同志群体绝对化。前段时间在知乎上,就看到有人走到了这种极端面。张口闭口都是在诅咒“掰弯”直男,并且把远离直男当作同志的“贞操”,好像自己是瘟疫,不“传染”给直男,才是同志的基本道德修养。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永远不能否认人性是复杂的。恋爱观、婚姻价值观是多变的,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黑白,也有彩虹。与其刻意的强调,同志与非同志群体之间的差异和天然鸿沟,我们更应该成人同志群体并不是什么特殊群体,我们都一样。

人之所以为人,之于动物本性更大的区别在于,人感情的复杂之处,所谓“生而直男”我是不太确定的。 Continue reading

深柜的明星同志们你们做的远远不够

Standard


这个话题,前段时间就想说说来着。最近蔡康永在《奇葩说》里面,那段告白,很多人转发,深感不易。但是,个人认为中国大陆的明星同志实在表现太过糟糕。

彩虹旗

彩虹旗

6月份是同志骄傲月,月初参加了美使馆的同志运动发展状况讲座。结束时候,有一段十分有意思对话。

有人问:你认为中国大陆会在什么时候同性婚姻合法化,比美国用的时间(将近50年)长还是短?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这个问题很没有意义。因为从观察者角度来看,我想大家都心里有数,在政府以及法律层面,行动度几乎为0.回归同志群体本身,甚至很多人被“孝”所绑架,认为出柜是错的,形婚甚至骗婚是有必要的。

然后对方问了一个问题:举几个大陆出柜的明星、艺人。 Continue reading

2015年5月22日

Standard

很晚了,我也很少这么晚不睡觉,肚子里感觉有东西难受,在不停催我去睡,可就是睡不下这口气。也不知是肝还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奇怪,也罢,反正睡不着更博吧,顺带翻译点东西,练练英语,吐吐槽。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你真的会后悔。

以前我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绝对不会为我现在做的任何选择而后悔,无论何事,可是我现在不那么确定了。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挺糟糕的,脑瓜子也不灵光,没什么本事。如果再让我回到高中,我可能会更加努力的读书吧。

虽然我倒现在也不觉得自己不曾努力过,河南的高考太难,而我非常悲剧的赶上有史以来高考人数最多的两年。两年,我复读了一年,脑瓜子也就学习个这水平,大概这辈子也考不上什么北大了。

然,再次回想起那些过往曾经的日子,却只会觉得像梦一般,不那么真切。我曾经努力过么,还是没有。好像要说没有,那绝对是瞎的;那两个糟糕的夏天,顶着30多度的高温,每天早晚自习,挤在150人的大教室里,活像个蒸笼,而我们却不是唐僧。别人可以说自己不曾努力,可自己怎能说自己不努力呢?可是为何我现在却又觉得后悔,或者想重新来个活法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