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了的中国人——北大送外卖怎么就矫情了?

Standard

回国了一段日子,时间不长,紧凑的走亲访友,很快便就结束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觉得在中国活得不快乐,又或者只是我自己这么认为,其他人反而乐在其中?

我看到结婚没几年的同龄人,刚生了一个女儿,却又被双亲殷切盼望着生一个儿子,好延续香火。而由于工作关系,夫妻见面次数甚少,生儿子成了一种近乎任务一般的存在。常常在想无论大清亡了多少年,中国人终究是中国人,逃离不掉。

关于时间飞快这种事,在我自己身上来看,目前还是无法真切的感受到。心态上讲,我仍然觉得自己好像处在22岁左右的青葱光景中。但是,我最常想的却是自己想放纵一把,想再次年轻一回。在澳洲待得越久,这种想法就越发强烈。大概还没有过30觉得还是可以再一次,总觉得自己的青春在国内如此浪费简直是对人生的亵渎。一个没有洋溢过的青春怎么叫青春呢?一个整天埋头读书,一心不闻天下事,嫩的如同雏鸡一般的少年,这样的青春又怎会不遗憾?然而在外人看来,所有的这些都是梦呓罢了。你的年龄,应该必须马上结婚,找对象都不是一个必须的过程。因为自己亲身至于其中,每次看到国内各种各样的电视节目、网综、电视剧、相声拿同样的话题翻来覆去的念叨,我觉得非常的不真实。明明可以一起讨论国家大事、世界局势的父亲;明明可以一起切磋厨艺的母亲;明明可以一起把酒言欢的亲朋好友,只剩下无尽的唠叨和互相折磨。

然后在离国之前,看到网上那篇关于北大研究生送外卖的文章,越发觉得“不快乐”已经深入到中国各个阶层中,无论贫穷或者富贵。在那篇文章里作者写道:“
人生在我25岁以后,发生了很多变化,其中一个变化是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复读模式,自己和周遭的事物都变得似曾相识起来。虽然还没走完人生的后半段,但是观察在同一时空中不同生命阶段的人,从他们身上我印证了我的看法。”在他看来,自己生活只是父辈们的重复,对于生活他丧失了激情和与之切磋的能力。活着本身变成了一件索然无味的事情,而最要命的是,这种感觉没有人懂。事实上,看看网路上对这篇文章的批评就能感受到,大众对于天之骄子的下凡最大的感悟是:天子不识愁滋味,或者这只是一种类似于古代皇上微服私访的行径罢了。大家觉得他可以在玩够了之后,拍屁股走人说这是体验民情,而你那个正在读那篇文章的你,只是个凡人,你没有输掉一切的能力。

这所有种种论调,似乎没有任何破绽,因为它太符合现在国内的气氛,一切以名利为上,一切以实用为导向,内心那点破事,只是矫情罢了。然而,我却觉得异常悲哀,为何如此多的人丧失了阅读的能力?或者说同理心和共情的能力。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我们说着同样的话,而你却无法理解我的言语。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总有一天,自己将会是家里的一颗炸弹,这么些年来,我离家越来越远,为的就是可以能从复杂而又传统的家庭里逃离出来。以为换了地方,换了文化,可以让父母觉得某些选择有那么点理所当然。比如明星们,大多晚婚,那么海外生活,大概也相似。然而我再次低估了父辈们的执着,当我看着芒果台遛了一串“大龄”女明星和父母们一起讨论结婚这个问题,总觉得荒谬。

更为荒谬的是,这次回去,那个几年前,因为儿女、生活太不顺自己意而得了精神病的亲戚,现如今已经连人都不识了。这个国家真的病了,各个阶层,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都蔓延这种病,他们一步一步的丧失了生活的能力,剩下的只有生存的技巧。生活的快乐与痛苦,被揉搓在一张破抹布上,无论遇到了喜或者悲,抹布抹一下,便能抚平那干瘪无趣的灵魂。

渐行渐远

Standard

发现自己真的是有情感 依赖症,不论什么类别都是。懒得出奇,终于在一个算不上晴朗的蒙蒙细雨天把该办的事情给办了,整个城区到处跑,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毕业这段时间,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我想身边的朋友也都是这样子的感觉。我们尽可能的为保留那些曾经的美好设立种种的可能性,只为保留那些丝丝的东西。可是事情越发展,越不往你想象的样子走。无力感,深深的无可奈何。不论事情最后是怎样的,希望大家都好。现在才明白以前高中的时候总爱挂在作文上那些话的意义,以为永远不会走的过去终将过去;以为永远到不了的明天还是会来;以为的天长地久最终还是各自渐行渐远,你想抓住却无论如何也抓不到。

 

再不疯狂就老了

Standard

真是啊,博客这东西果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寂寞、空虚冷的时候才想着去碰它。幸福什么的,还是留着流水帐的微博去晒吧。呵呵~高兴的时候,甚是连一句话都编不出来,连流水帐都不想写了。怪不得那些作家过的不幸福的占大多数,幸福了哪里还有功夫去写这些东东。。。(Os:半月前的片段。。。)

青春 蓝天 高楼

青春 蓝天 高楼

看到这么一条微博:32年前,27岁的张玲爱上了33岁的王鑫,当时王鑫已有4个子女。8年后,两人私奔另筑爱巢,为了保守秘密王鑫藏在与世隔绝的阁楼里,张玲在外面拼命赚钱。今年6月,张玲主动向民警坦白了这个保守了24年的秘密,他们希望能办个结婚证、拍张结婚照……莫名的戳到了感动点,那些年轻时候的疯狂,也许再不疯狂我们就真的老了,老了很多事情就很难去做了。 Continue reading

掠过

Standard

[audio:http://www.fileden.com/files/2012/4/18/3293632/201252122257.mp3|autostart=yes]

HTML5 audio not supported

是时候了,冲出去。我感到仿佛世界都在倒退。这种感觉是一种奇异的存在,车轮在咯噔的林间小路快速的分过,我就这么没有目的地的向前骑去,好像时空无限拉长的一种境遇似的。

树林

树林

这时候不知为何,总觉得旁边应该有另外一个骑着车的人。我们一起骑过丛林、草丛、小溪,甚至是男是女都无所谓了。我在大脑里不停的切换这个人的身份,想着应该是男还是女,却又觉得似乎谁都不想要了。 Continue reading

一个人走

Standard

HTML5 audio not supported

你说,也许有些路就是需要一个人。

每每看到那些两个老人,互相搀扶着,或者含情脉脉的看着彼此,幸福终老的照片。总是想,我一定要找到那个mr.right。

夜灯

夜灯

人这一生总是有那么多无可奈何与错过,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总有那么多不如意的,伤心的,痛苦的事找上门来,躲都躲不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