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边,还是山。《脱北者,男同志》

Standard

我是在微博上看到这本书的,朝鲜、同志、脱北,如同作者在最后所讲述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被这些标签所吸引,猎奇一般的消遣他的故事。买来这本书,用一周时间读完了。想说的太多,只能零零碎碎的回忆读时的震撼。

舅舅是在满洲出生长大的,本来就读于哈尔滨大学,后来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得到毛泽东主席的推荐信,进而转到金日成综合大学政治经济学系留学。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誉为宁边的核能研究所担任研究员。

即便是年幼的我,看了这部电影之后,脑海中也总是觉得一片混乱。为了革命信念而自行咬舌自尽的马东熙,以及演奏着钢琴的幸福家庭,究竟哪一方才是正确的选择,我实在是无法做出判断。如果自始至终坚守着革命信念,是否就会变得幸福呢?守护者革命信念,最终目标不就是为了让人生变得更加幸福吗?

“你的儿子逃到南朝鲜去,并且在外诽谤我们共和国。”接着就用车子把你母亲载到偏僻的山区里,据说是咸镜北道富宁郡一个叫做崔晛里的地方,那里除了石头之外草木不生。在那个严寒的冬季里,你的姐姐因受到太大的冲击而导致脑中风,不幸地离开了人世……双胞胎中的大哥被流放到一个叫做渔郎郡的地方,二哥则是被驱逐到另一个叫做花台郡的地区,其中大哥因为急性大肠炎而过世,其实说穿了就是饿死的。老么英哲在服兵役第十三年的时候,在挖掘坑道的施工过程中,因为塌方的意外而死亡。而英学先得了结核病,接着他的媳妇也跟着罹病,最后因为无法接受治疗而病逝,现在怀孕的这位妻子是后来再娶的……。被流放之后,那年冬天连家也没得住了,一家人只能窝在合作农场里的牛棚里过日子,这种天气该有多冷啊?全家人没有被冻死就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离别的酒杯里面盛满了我的心事,
过去的人生路上布满着我的血泪,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往事》中文剧本 28 29

Standard

场景28

厕所(1923) 室内。白天

面条一直呆在那,快成一块石头了。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小便。

他看到黛伯拉穿上裙子,走了出去。

 

场景29

GELLY酒吧(1923年)室内,白天。

就餐处挤满了人,很多来自西欧的男人,身着某犹太品牌的牛仔衣。

GELLY,胖MOE和黛伯拉的爸爸,站在收银台前面,一只眼睛盯着顾客,一只眼睛看着台子上的钱。

黛伯拉说,

黛伯拉:我要走了。

收银台就在门口,靠近厕所。黛伯拉有提了提音量。

胖子,你最好去检查打扫下厕所,有只老鼠在哪里。

美国往事中文剧本 23

Standard

胖MOE之家:起居室旁边的接待室(1968年)内景。夜晚。

接待室

面条跟着胖MOE从食品区离开往里屋走,满眼都是褪色的内饰和破旧的家具,掩饰不了的破败和贫穷。

面条:我一直还在想是不是你拿了那几百万。现在我明白,你还是原来的你。

胖MOE刚刚推开门打开灯,他立马扭了过来面朝面条。

胖MOE:我还一直以为是你——

面条:不,你错了,箱子空的。

胖MOE后退几步好让面条进入他们的“圣地”然后跟着走进去。

胖MOE:那是谁拿的?

面条:那也是我这三十年来一直要找的答案。

他环顾屋子四周。

我们之前已经看过这里的家具——台球桌、拳击袋,还有桌子上的手套。这里还有一个沙发床、纸牌桌,角落里还有一个大的单人沙发,沙发的一个腿已经断掉了,好似一个金色摇摇欲坠的宝座。所有的物件都破败、荒芜,印满时间的刻度。

墙上还挂着褪色的老照片。

这些东西面条并不陌生,但是他还是心生疑惑。

胖MOE注意到然后说,

胖MOE:所有东西都在原位,我都没有动。

然后想到这些旧事物可能会令面条感到感伤,他又说:

如果你不想睡着,那你睡我屋,我睡这里。

面条摇摇头。

面条:还是谢谢你。

他被一张照片所吸引:一个身着芭蕾舞服装的年轻漂亮女孩,正踮起脚尖,挥动着胳膊好似起舞的蜻蜓。

你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胖MOE:我想他应该过的很不错。很多年没见过她了,她也不需要再她身边晃来晃去。她现在是大明星,高高在上……

面条苦笑了一下。

面条:怎么,很惊讶么?你可以站在起跑线上挑选获胜者——而那些失败的。谁他妈在乎过我?

胖MOE:我在乎,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Continue reading

渐行渐远

Standard

发现自己真的是有情感 依赖症,不论什么类别都是。懒得出奇,终于在一个算不上晴朗的蒙蒙细雨天把该办的事情给办了,整个城区到处跑,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毕业这段时间,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我想身边的朋友也都是这样子的感觉。我们尽可能的为保留那些曾经的美好设立种种的可能性,只为保留那些丝丝的东西。可是事情越发展,越不往你想象的样子走。无力感,深深的无可奈何。不论事情最后是怎样的,希望大家都好。现在才明白以前高中的时候总爱挂在作文上那些话的意义,以为永远不会走的过去终将过去;以为永远到不了的明天还是会来;以为的天长地久最终还是各自渐行渐远,你想抓住却无论如何也抓不到。

 

三种工具,三种心情

Standard

2012年11月9日

早上起来,肚子略微不适,便再也睡不着了。躺在床上发呆,在surface上百无聊赖的在各个sns社区里面乱晃。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微博,一页又一页的刷新,看到小灭给我的@,最新的卡通电影,昨晚说想看但是被我给拒绝掉的,一想还是看吧。其实重点本不是电影吧,跟谁看才是最重要的。偶尔能刷新到好友的几条微博,上午7点“去上班了,希望今天能约到客户,别人都约到了,压力好大啊。”其他便是各种中奖@,然后一页一页的刷新,18大开了,奥巴马当选了,这里地震,那里放火,山区的孩子没有饭吃,非洲人民水深火热,南京要通机场快线,沈阳要修新大桥。。。这边,那边,索然无趣关掉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