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们以为的不同

Standard

今天英语课上,听力练习材料选的Ken Robinson在TED上的演讲:Do schools kill creativity? 感触颇多,来分享记录下。

演讲本身没有太多可值得大说特说的,理论、观点还是很易懂的。但是关于中国和海外教育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差异,似乎跟以前想象的不太一样。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Coldplay的新歌,里面有一句歌词“Get a degree, good job, 401k”。演讲里面Ken也讲到

“Suddenly, degrees aren’t worth anything. Isn’t that true? When I was a student, if you had a degree, you had a job. If you didn’t have a job, it’s because you didn’t want one. And I didn’t want one, frankly. (Laughter) But now kids with degrees are often heading home to carry on playing video games, because you need an MA where the previous job required a BA, and now you need a PhD for the other. It’s a process of academic inflation. And it indicates the whole structure of education is shifting beneath our feet. We need to radically rethink our view of intelligence. ”

在很多澳洲移民嘴里,在澳大利亚是TAFE(相当于中国大专到中专)刚刚好,本科有点多,硕士没必要。跟中国相比经验与能力似乎是更为重要的,并没有那么以学历为主。这话,我个人觉得一半一半吧,不同的学科不同的行业对学历以及能力的要求是不同的。不同的职位Level对学历的要求也是不同的,整体来看其实并没有形成唯本科最大的风气。

而在中国可以说,本科毕业和非本科毕业近乎成了阶级的分水岭。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觉得还没有任何想要扭转这种现象的可能。这也是我一直觉得中国的教育该改善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China Dream

Standard

不知为何现在听到“中国梦”这仨字却变得异常的反感。看了一期新闻联播,还专门做了个专题来说“中国梦”,却觉得这个梦真的是个梦。

china dream

china dream

异地高考政策各个地方的政策都已经出台,北京、上海最后交卷,这两个拥有最多资源,全国人民争先恐后的赶去的地方却是这么的怕人民去分享他们一丁点利益。如果真的政%府想把这个事情做了,北京、上海交卷就这么难?到底谁在做恶人?高中的时候,班里有一同学X,他爸一直在新疆工作,然后高一下学期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新疆,说是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不知是哪个环节没有打通好,到了高三却又回到河南高考。而河南又是中国高考最难的,新疆的教育水平在河南什么都考不上的,于是便杯具了。问他怎么办,无奈的说“只能复读一年了”,而那年复读政策也在变,复读也越来越难。而最令人寒心的是,竟然还有同学背地里说“为啥回来,还是他爸不牛逼呗。当初得瑟啥”。为何现在教育出来的孩子,只会对别人进行攻击,却从来没考虑过自己身处的这个大机器,自己又拥有什么被剥夺了什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