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dard

闹过别扭,不开心过,天气逐渐变冷,昨夜一场雨,温度骤然降低,瞬间去哪里的愿望都没有了,可是心里却觉得很温暖很温暖。

煎蛋

煎蛋

“外面是不是很冷。”

“嗯,超级冷的。”

“屋里面冷死了。”

“那就把衣服穿上啊。”

“都穿了,短袖、短裤都穿上了。可是还是冷。”

“那就把毯子揉成一团抱着。”

额。。亏想的出来,还能不能盖了。 Continue reading

当时

Standard

新专辑里最喜欢的一首歌,低吟浅唱娓娓道出,却让我听的内心思绪万千。

给小灭发了条msn“我想你了”,才三天啊,就成这样子了。都说小别塞新欢,这是印证了这话呢?还是推翻了这话呢?好痛苦啊。

孤独男人

lonelymen孤独男人

晚上打电话,迟迟不肯挂电话,知道要睡觉,要工作,要上课,可是还是想就这么随便的说点什么。或者哪怕就听听呼吸,感受感受心跳,如果可以的话。 Continue reading

寒意

Standard

看微博说,今天的秋天比往年来得晚了7天。

黄色夜空孤独

黄色夜空孤独

早上7点起床,跟小灭一起洗漱出门回学校。外面出奇的冷,昨天还热的叮当响,一下子又冷成这样子,还真是不习惯。

昨晚,一起去看《普罗米修斯》,晚上9点多回到家。小灯开着,拉着窗帘跟小灭在沙发上躺了会儿,喜欢就这么两个人躺着抱着的感觉。很安静,很舒服,偶尔斗斗嘴,心里很甜蜜。早上要一早走,收拾东西,忽然间发现,东西竟然已经侵入了家里的各个角落。我知道,其实一直一来自己都不太敢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心里面总还是有些担心。只是有些东西不知不觉就这样侵入了,好像滴水穿石,日子久了,怎么都分不开了。收拾的时候又想多留些东西在这里,这样子就怎么都分不开,也断不掉。知道是自己瞎操心,只是自己太不坚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