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哪里?

Standard

想起这个题目,连我自己都吓一跳,从未曾想过这个问题。

有时候便在想,是否自己天天神经兮兮的想了太多的缘故。无事可做,便会想东想西,过得好象苦大仇深死的。

暴雨来临前

暴雨来临前

外面亦是在哗啦啦的下着大雨,马上便五月的天了,沈阳依然是阴冷阴冷的。3年了我仿佛从未感受过春的温暖,总是不知不觉中便到了夏天,然后放假、回家或旅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