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只是朋友?

Standard

那年我15,关于那时候的记忆其实都不甚清楚。常常想这样到底是好是坏。

摩天轮

那时候,我们是高二。我是寄宿生,学校都管的很严,中午只准在学校吃。他是走读的学生,我们每天都去吃食堂两元的大米饭,牛肉炖土豆。后来Z不只一次跟我说,那时咋就那么二,天天跟你吃那么多土豆。我总回他,你就知足吧,有土豆吃就不错了。偶尔俩人还会弄个假学生证,中午一起偷跑出去然后去吃不远处的一碗烩面或者合撈面之类的,而且还天愈热跑的愈勤快。现在每到放假回家,俩人还会约好在去吃上一碗。他则时不时“偷着”去吃一碗,然后拍张照片发到微博上馋我。后来,到了高考为了防止高二的学生替考,所有的学生都要呆在学校里面。那几天,所有的学生都跟疯了似的。晚上,他骑着他那破自行车,我们就在市内各种溜达,找好吃的。自行车后面还不能坐人,只能坐前面的斜杠上,那叫一个难受,屁股都要掉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