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和渣男哪个更不该碰

Standard

直男大概是每一个同志心中难以抹去的那颗朱砂痣,可能每一个同志在青春懵懂时期,都曾把身边的某一个直男作为心中完美另一半的绝佳人选。

彩虹旗 同志

彩虹旗 同志

有人义无反顾的选择挑战自己,哪怕前路凶险,只求不枉此生。对于这种人,我其实很欣赏。在我看来,人生其实本没有什么绝对。我即讨厌,刻意的宣传同志爱情的随机性,比如“我爱你,只是你恰好是男生”之类的桥段。但也讨厌,把同志群体绝对化。前段时间在知乎上,就看到有人走到了这种极端面。张口闭口都是在诅咒“掰弯”直男,并且把远离直男当作同志的“贞操”,好像自己是瘟疫,不“传染”给直男,才是同志的基本道德修养。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永远不能否认人性是复杂的。恋爱观、婚姻价值观是多变的,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黑白,也有彩虹。与其刻意的强调,同志与非同志群体之间的差异和天然鸿沟,我们更应该成人同志群体并不是什么特殊群体,我们都一样。

人之所以为人,之于动物本性更大的区别在于,人感情的复杂之处,所谓“生而直男”我是不太确定的。 Continue reading

《太阳黑子》这绝对不是推理

Standard

因为看到《烈日灼心》的预告,对这个电影兴趣直接就上来了。拔来小说,一口气看完了,但还是略微失望。

文笔不如想象的出彩也就罢了,那满脸正义的结局,一度让我以为在看央视,或者习的法制社会文艺作品汇编。正气凌然的升华,让三人的灵魂救赎显得毫无意义。大概我就是属于“三观不正”那拨人吧,比如我非常讨厌死刑,放到作品里,更是讨厌这样的结局。表面看好像是看不得悲剧,可这部小说整个就是一个悲剧啊,哪里来的喜啊。然后我发现,原来死亡是“喜”,原来“喜”是要升华以下法律的意义。

烈日灼心

烈日灼心

既然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为何还要拆穿。既然过往的自己如此难以原谅,为何还要救赎,这种对人性的放逐简直让我心痛。忽然觉得非常感同身受,这也是我对这本小说感到最满意的地方。对心,放任不管。什么大道理,什么狠角色,我们都能做到,可是却没有去做,总归是败给了自己的“软弱”。协警明明知道哪怕自己除了多少恶,也除不去内心的恐惧,始终不愿意面对自己的恶。宁愿在滚烫的煤堆里翻滚,也不让自己解脱,整个人生就是一个自己给自己灌的毒药。 Continue reading

2015年5月22日

Standard

很晚了,我也很少这么晚不睡觉,肚子里感觉有东西难受,在不停催我去睡,可就是睡不下这口气。也不知是肝还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奇怪,也罢,反正睡不着更博吧,顺带翻译点东西,练练英语,吐吐槽。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你真的会后悔。

以前我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绝对不会为我现在做的任何选择而后悔,无论何事,可是我现在不那么确定了。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挺糟糕的,脑瓜子也不灵光,没什么本事。如果再让我回到高中,我可能会更加努力的读书吧。

虽然我倒现在也不觉得自己不曾努力过,河南的高考太难,而我非常悲剧的赶上有史以来高考人数最多的两年。两年,我复读了一年,脑瓜子也就学习个这水平,大概这辈子也考不上什么北大了。

然,再次回想起那些过往曾经的日子,却只会觉得像梦一般,不那么真切。我曾经努力过么,还是没有。好像要说没有,那绝对是瞎的;那两个糟糕的夏天,顶着30多度的高温,每天早晚自习,挤在150人的大教室里,活像个蒸笼,而我们却不是唐僧。别人可以说自己不曾努力,可自己怎能说自己不努力呢?可是为何我现在却又觉得后悔,或者想重新来个活法呢? Continue reading

同志出柜备忘录——为什么出柜

Standard

过年前小锋说要出柜,俩人忧心忡忡的准备忙活。而我则发挥了一贯瞎联想的优良传统,做了各种各样的猜测,直被骂神经病。

彩虹旗

彩虹旗

买了一些同志书籍,分别是: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我的那些同志孩儿》

《同性恋健康干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