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爱情

Standard

听从老师的建议,最近开始阅读英文书籍。欣喜的发现,似乎忽然之间可以像读中文一般阅读一本英文小说。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总是被语法、单词给磕绊住,竟然真的可以沉浸到故事里。想想也只是第4本而已。也不知是真的英文水平有所提高,还是有时候只是习惯,没有阅读英文的习惯,导致一直害怕读大本英文书籍。

第一本是从图书馆借的儿童读物,大概应该是Year4左右的水平,非常的易懂。有了信心后,便借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只在很久以前看过中文的电影,借助过去的记忆重新读或许有些难度的原著,竟也不觉得困难。为了不对阅读丧失性趣,买了两本Gay Romance 小说,也就是这次想写的东西。

中文的同志著作,读的不多,但有名的还是读过一些。前阵子,在读《张先生和张先生》,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更早的《兄弟之上》、《未名湖畔的罪与罚》也都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几部。这些大多是网络作品,有晋江等腐女群体写的浪漫小说,也有似是自述的天涯贴吧作品。

自然文学作品不能偏离时代背景,中国的同志小说也是如此,以至于当我第一次阅读英文的同志小说总是发出“原来他们是这么想的”类似的话。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统计,有多少的同志步入异性婚姻,我认为比例相当可观。无法出柜,在国内似乎是一个非常可以理解的事情。如果爱你的人愿意给你所有,只是希望在家以外的地方保持直男的身份这件事,在国内似乎是非常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然而最近读的这两本英文小说似乎都不这样认为。

一本讲述的是一个前夫死去,独自抚养两个女儿,重新遇到真爱的男同志爱情故事。非常老套的故事不是么,老套的同时又觉得非常非常非常的熟悉,这不就是经常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异性恋的故事么?能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也是一件幸事,不是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