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我的朋友

Standard

为了练习英语,翻译一些文章,发现翻译好难啊。有些句子英语能明白,就是不知道怎么用汉语表达。( ╯□╰ )为什么会这样。。。要传神的表达出来更是难上加难,不过也好顺便练练汉语写作能力。

————————————————

英格玛·伯格曼的电影《第七封印》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发生在中世纪,黑死病泛滥瑞典。借用在十字军东征中侥幸存活下来的Antonius Block通过死神与上帝的对话,影片对上帝存在的意义发起了质疑。上帝之于Antonius Block被描绘成友善、有教养,褪去了权威的魔杖,虽然严格但同时善于倾听和思考。

而死亡跟我的关系也是如此,一个伴我哭,伴我笑的玩伴。当我感到抑郁的时候,他总是悄悄地来到我身边,不自觉在脑海中想像远离人世纷扰。

我曾经2次想要自杀,对你没有听错,2次。

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我不停的哭救希望有人来帮我,最终以害怕和绝望收场。当我喝下毒药那一刻就开始后悔,肚子里翻山倒海。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我吐了九次,简直要把胃吐出来了。

有了上次的经历,第二次自杀目的很明确,这世界再无任何留恋的了,但求一死,我甚至连个纸条都没有留下。自杀之前,我像往常一样生活,没有任何人觉察到我的精神状况。哦,我真是个天才演员。而这次没有了剧痛,却陷入了麻木的深渊,伴随着难以名状的心碎,我感到精神严重的抽离。这次,伴随着痛楚与心痛失败了。

就在三年前,我站在26层高的屋顶上,脚下是租住的公寓,远方是吉隆坡美丽的风景。微风,清晨。我向下望去,如果此刻跳下去应该会落在公寓后面的小巷,那里是邮局卸货的地方。是时候了,跨过栏杆,一只手抓着栏杆,小心往前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