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破败农村的未来在哪里

Standard

2016眼看又快过去一半了,上次更博还是在去年。实在不该,前阵子忽然间,特别不想写东西,甚至有想放弃继续写的念头。不过还是给念头灭了。

2016年了,即将开始新的旅程,面对未知,既担心,又有些兴奋。而绝对的未知,完全无法根据现有咨询来判断,我只能说人总能活下去。

掐指一算,已经毕业快要三年了,我们都已经变得分外不同。这次回家,最要好的朋友也没有见着,虽然有些遗憾,心中却并没有特别不爽。忽然觉得看开很多事情,再好的朋友,踏上不同的人生轨迹,我也只能看着他们渐行渐远。好在,我们都不会去逞强,勉强的相遇或许会更尴尬吧。

以前特别反感逼婚,却只是单纯的讨厌这种行为。这次过年回家,忽然间能理解父辈这种行为,很多东西讲透了,其实也能理解。跟老爸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观点一谈倒也没有太大隔阂。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