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柜的明星同志们你们做的远远不够

Standard


这个话题,前段时间就想说说来着。最近蔡康永在《奇葩说》里面,那段告白,很多人转发,深感不易。但是,个人认为中国大陆的明星同志实在表现太过糟糕。

彩虹旗

彩虹旗

6月份是同志骄傲月,月初参加了美使馆的同志运动发展状况讲座。结束时候,有一段十分有意思对话。

有人问:你认为中国大陆会在什么时候同性婚姻合法化,比美国用的时间(将近50年)长还是短?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这个问题很没有意义。因为从观察者角度来看,我想大家都心里有数,在政府以及法律层面,行动度几乎为0.回归同志群体本身,甚至很多人被“孝”所绑架,认为出柜是错的,形婚甚至骗婚是有必要的。

然后对方问了一个问题:举几个大陆出柜的明星、艺人。 Continue reading

死亡,我的朋友

Standard

为了练习英语,翻译一些文章,发现翻译好难啊。有些句子英语能明白,就是不知道怎么用汉语表达。( ╯□╰ )为什么会这样。。。要传神的表达出来更是难上加难,不过也好顺便练练汉语写作能力。

————————————————

英格玛·伯格曼的电影《第七封印》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发生在中世纪,黑死病泛滥瑞典。借用在十字军东征中侥幸存活下来的Antonius Block通过死神与上帝的对话,影片对上帝存在的意义发起了质疑。上帝之于Antonius Block被描绘成友善、有教养,褪去了权威的魔杖,虽然严格但同时善于倾听和思考。

而死亡跟我的关系也是如此,一个伴我哭,伴我笑的玩伴。当我感到抑郁的时候,他总是悄悄地来到我身边,不自觉在脑海中想像远离人世纷扰。

我曾经2次想要自杀,对你没有听错,2次。

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我不停的哭救希望有人来帮我,最终以害怕和绝望收场。当我喝下毒药那一刻就开始后悔,肚子里翻山倒海。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我吐了九次,简直要把胃吐出来了。

有了上次的经历,第二次自杀目的很明确,这世界再无任何留恋的了,但求一死,我甚至连个纸条都没有留下。自杀之前,我像往常一样生活,没有任何人觉察到我的精神状况。哦,我真是个天才演员。而这次没有了剧痛,却陷入了麻木的深渊,伴随着难以名状的心碎,我感到精神严重的抽离。这次,伴随着痛楚与心痛失败了。

就在三年前,我站在26层高的屋顶上,脚下是租住的公寓,远方是吉隆坡美丽的风景。微风,清晨。我向下望去,如果此刻跳下去应该会落在公寓后面的小巷,那里是邮局卸货的地方。是时候了,跨过栏杆,一只手抓着栏杆,小心往前挪。

Continue reading

同志出柜备忘录——为什么出柜

Standard

过年前小锋说要出柜,俩人忧心忡忡的准备忙活。而我则发挥了一贯瞎联想的优良传统,做了各种各样的猜测,直被骂神经病。

彩虹旗

彩虹旗

买了一些同志书籍,分别是: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我的那些同志孩儿》

《同性恋健康干预》 Continue reading

逆光

Standard

第一次变得有些害怕,害怕失去他,害怕如果出柜不成,那么有些东西或许就会变了。

我不要困难吧我们击散,我责怪自己那么不勇敢。

日子一天天临近,我却由原来的无感觉,变得越来越紧张。紧张如果不成功,那么回去应该拿什么样子的姿态来面对他。

以前,自己总说鄙视那些骗婚的同志,什么解释都是无用的。他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他总叫我宝宝”,他会说“宝宝,相信我好不好,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的。不要总是这么没有安全感。”我点点头说“嗯。”可是心里面却还是担心,就好像有被迫害妄想症似的,总在担心着最坏的各种可能性。

知道每个人所面对的情况不同,可是我想也许自己做不到,做不到什么都没发生。时至今日才终于明白那些即将出柜的以及等待对方出柜的人的心情。想也许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就好像听到自己被宣判死刑一样可怕,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