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粥

Standard

感情这东西,就像比着烧杯上的刻度线往里加试剂一样,要么多一点,要么少一点,少一点就是一辈子的兄弟,多一点就不小心爱上了。兄弟之上的感情当真不好把握,与之对应的兄弟之上的关系,要么用不上,要么,根本就不够。

不开心

Standard

失落,总之就是失落。就像一对热水从脚底涌上脑袋,可是最最可恶的是,偏偏头上时倾盆大雨。

马上要过年了,这是第一次不回家过年。我这人向来自私 自利毫无家庭家族观念,每年过年就像是一个灾难。讨厌七大姑八大姨的唠家常,明明平时就那么点交集还非得在那一天整出些情分来何必呢。如果小时候还对过年有点盼头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年这个东西我是越来越恐惧。比如放鞭炮这种东西,从小到大碰到的次数,也许一个手就能数过来。最近几年基本上都是8点钟,春晚刚刚开始,吃过饺子,各自爬上各自的床上,玩玩手机、刷刷微博,在玩玩游戏,便自顾睡去了。凌晨又被各家各户的鞭炮齐鸣给惊醒,院子里的狗疯狂的蜷缩在墙边,躲避着无形的凶猛野兽。年这家伙人类没吓着,倒是把动物们折腾的够呛。早上,妈妈起象征性的放一挂炮就算是这个年过去了吧。

接下来便是繁琐的各家亲戚走,结婚了没?在哪里高就啊?毕业工作找的怎样啊?还好这些在我家亲戚里没有那么多问题。这么一想也许该庆幸下呢?亲戚也许不是最难缠的,八卦而又鸡婆的邻居才是真正的灾难。 Continue reading

浪漫的爱情

Standard

实在无聊,不知道脑子里怎么就蹦出来《兄弟之上》了。好久没有关注了,很久之前说有广播剧,听预告跟W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兄弟之上

兄弟之上

网上一搜,果然已经有了第一集(可是只有一集!!)。

听着听着便入了迷,听到那些俩人的小吵架,小恩爱的,便觉得特别暖。外面雪下的稀里哗啦的,弄得跟世界末日似的。听着听着便忘了所有。

之前听预告觉得项磊的声音太娘,远远没有何飞那么man!太磁性了~~~~不过现在听来倒也还行,反倒有些喜欢那些小撒娇。代入感很强,比很多广播剧的质量强多了。 Continue reading

好朋友只是朋友?

Standard

那年我15,关于那时候的记忆其实都不甚清楚。常常想这样到底是好是坏。

摩天轮

那时候,我们是高二。我是寄宿生,学校都管的很严,中午只准在学校吃。他是走读的学生,我们每天都去吃食堂两元的大米饭,牛肉炖土豆。后来Z不只一次跟我说,那时咋就那么二,天天跟你吃那么多土豆。我总回他,你就知足吧,有土豆吃就不错了。偶尔俩人还会弄个假学生证,中午一起偷跑出去然后去吃不远处的一碗烩面或者合撈面之类的,而且还天愈热跑的愈勤快。现在每到放假回家,俩人还会约好在去吃上一碗。他则时不时“偷着”去吃一碗,然后拍张照片发到微博上馋我。后来,到了高考为了防止高二的学生替考,所有的学生都要呆在学校里面。那几天,所有的学生都跟疯了似的。晚上,他骑着他那破自行车,我们就在市内各种溜达,找好吃的。自行车后面还不能坐人,只能坐前面的斜杠上,那叫一个难受,屁股都要掉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