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2日

Standard

很晚了,我也很少这么晚不睡觉,肚子里感觉有东西难受,在不停催我去睡,可就是睡不下这口气。也不知是肝还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奇怪,也罢,反正睡不着更博吧,顺带翻译点东西,练练英语,吐吐槽。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你真的会后悔。

以前我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绝对不会为我现在做的任何选择而后悔,无论何事,可是我现在不那么确定了。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挺糟糕的,脑瓜子也不灵光,没什么本事。如果再让我回到高中,我可能会更加努力的读书吧。

虽然我倒现在也不觉得自己不曾努力过,河南的高考太难,而我非常悲剧的赶上有史以来高考人数最多的两年。两年,我复读了一年,脑瓜子也就学习个这水平,大概这辈子也考不上什么北大了。

然,再次回想起那些过往曾经的日子,却只会觉得像梦一般,不那么真切。我曾经努力过么,还是没有。好像要说没有,那绝对是瞎的;那两个糟糕的夏天,顶着30多度的高温,每天早晚自习,挤在150人的大教室里,活像个蒸笼,而我们却不是唐僧。别人可以说自己不曾努力,可自己怎能说自己不努力呢?可是为何我现在却又觉得后悔,或者想重新来个活法呢? Continue reading

渐行渐远

Standard

发现自己真的是有情感 依赖症,不论什么类别都是。懒得出奇,终于在一个算不上晴朗的蒙蒙细雨天把该办的事情给办了,整个城区到处跑,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毕业这段时间,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我想身边的朋友也都是这样子的感觉。我们尽可能的为保留那些曾经的美好设立种种的可能性,只为保留那些丝丝的东西。可是事情越发展,越不往你想象的样子走。无力感,深深的无可奈何。不论事情最后是怎样的,希望大家都好。现在才明白以前高中的时候总爱挂在作文上那些话的意义,以为永远不会走的过去终将过去;以为永远到不了的明天还是会来;以为的天长地久最终还是各自渐行渐远,你想抓住却无论如何也抓不到。

 

听说爱情他回来过

Standard

本来不想用这么肉麻的题目,不过这么诗意的情况下,脑子里忽然就蹦出这么一句话,最为贴切的形容再不为过。

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很小很小的小朋友,外面的世界总是那么多姿多彩。不停要摆脱一切,而事实上正是那个无形的驱壳保护着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尝试任何事情,然后会过头往后退一步,还是自己的小天地。不会有人要求我们什么,而这多重身份之前的穿梭,不停的刺激的自己的神经。或者白痴一样的不为所动,或者绚丽的去绽放,反正没有对错,时间是最好的保护。

希望

希望

Continue reading

没有计划的旅行

Standard

其实,人生就像一场没有计划的旅行吧。

云

想起《永久居留》里面的那段话,人这辈子,在路上小心翼翼的走着,以为看似不到边境的那边,却不小心就到头了。这辈子也就结束了。时间太快,来不及抓住,来不及疯狂,然后一不小心童年没了,青春没了。

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有些日子没有更新了。博客快到期了,正在搬家中,不懂技术,各种不稳定,连写都懒得写了。

一场雨过后,这温度是越来越冷了。清凉凉的天,阳光高高地照射着,却还是有些寒意。今年的秋天,很舒服。天气却是异常的干燥,怎么喝水都不够用似的,害的我生病(≧﹏ ≦)

and《秘鲁大冒险》很好看,女猪太像凤姐。。。

对不起只是忽然很想你XM

有人曾经

Standard

首先推荐一首歌עברי לידרMishehu Pa’am有人曾经Somebody used to,Ivri lider的一首新歌,虽然歌词一句也听不懂(全是希伯来语),但是有曲就够了。有人曾经,你会想起谁呢?

[audio:http://www.fileden.com/files/2012/4/18/3293632/IvriLiderMishehuPaam.mp3|autostart=yes]

沈阳的天气渐渐的热起来了,这两天总是晴朗的很,一眼望去净是湛蓝的天,偶尔飘着些雪白雪白的云。常常想,如果可以就这么躺在草地上呆上一下午该有多好,不过一直没能实现。想起去年暑假去青海,高原的天也是那么的蓝,稀薄的略微甘凉的空气吸入肺中,人也有些飘飘的不实感。

目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