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边,还是山。《脱北者,男同志》

Standard

我是在微博上看到这本书的,朝鲜、同志、脱北,如同作者在最后所讲述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被这些标签所吸引,猎奇一般的消遣他的故事。买来这本书,用一周时间读完了。想说的太多,只能零零碎碎的回忆读时的震撼。

舅舅是在满洲出生长大的,本来就读于哈尔滨大学,后来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得到毛泽东主席的推荐信,进而转到金日成综合大学政治经济学系留学。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誉为宁边的核能研究所担任研究员。

即便是年幼的我,看了这部电影之后,脑海中也总是觉得一片混乱。为了革命信念而自行咬舌自尽的马东熙,以及演奏着钢琴的幸福家庭,究竟哪一方才是正确的选择,我实在是无法做出判断。如果自始至终坚守着革命信念,是否就会变得幸福呢?守护者革命信念,最终目标不就是为了让人生变得更加幸福吗?

“你的儿子逃到南朝鲜去,并且在外诽谤我们共和国。”接着就用车子把你母亲载到偏僻的山区里,据说是咸镜北道富宁郡一个叫做崔晛里的地方,那里除了石头之外草木不生。在那个严寒的冬季里,你的姐姐因受到太大的冲击而导致脑中风,不幸地离开了人世……双胞胎中的大哥被流放到一个叫做渔郎郡的地方,二哥则是被驱逐到另一个叫做花台郡的地区,其中大哥因为急性大肠炎而过世,其实说穿了就是饿死的。老么英哲在服兵役第十三年的时候,在挖掘坑道的施工过程中,因为塌方的意外而死亡。而英学先得了结核病,接着他的媳妇也跟着罹病,最后因为无法接受治疗而病逝,现在怀孕的这位妻子是后来再娶的……。被流放之后,那年冬天连家也没得住了,一家人只能窝在合作农场里的牛棚里过日子,这种天气该有多冷啊?全家人没有被冻死就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离别的酒杯里面盛满了我的心事,
过去的人生路上布满着我的血泪,

Continue reading

不同的爱情

Standard

听从老师的建议,最近开始阅读英文书籍。欣喜的发现,似乎忽然之间可以像读中文一般阅读一本英文小说。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总是被语法、单词给磕绊住,竟然真的可以沉浸到故事里。想想也只是第4本而已。也不知是真的英文水平有所提高,还是有时候只是习惯,没有阅读英文的习惯,导致一直害怕读大本英文书籍。

第一本是从图书馆借的儿童读物,大概应该是Year4左右的水平,非常的易懂。有了信心后,便借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只在很久以前看过中文的电影,借助过去的记忆重新读或许有些难度的原著,竟也不觉得困难。为了不对阅读丧失性趣,买了两本Gay Romance 小说,也就是这次想写的东西。

中文的同志著作,读的不多,但有名的还是读过一些。前阵子,在读《张先生和张先生》,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更早的《兄弟之上》、《未名湖畔的罪与罚》也都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几部。这些大多是网络作品,有晋江等腐女群体写的浪漫小说,也有似是自述的天涯贴吧作品。

自然文学作品不能偏离时代背景,中国的同志小说也是如此,以至于当我第一次阅读英文的同志小说总是发出“原来他们是这么想的”类似的话。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统计,有多少的同志步入异性婚姻,我认为比例相当可观。无法出柜,在国内似乎是一个非常可以理解的事情。如果爱你的人愿意给你所有,只是希望在家以外的地方保持直男的身份这件事,在国内似乎是非常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然而最近读的这两本英文小说似乎都不这样认为。

一本讲述的是一个前夫死去,独自抚养两个女儿,重新遇到真爱的男同志爱情故事。非常老套的故事不是么,老套的同时又觉得非常非常非常的熟悉,这不就是经常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异性恋的故事么?能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也是一件幸事,不是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