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我,用我的名字

Standard

圣诞假期,大夏天的,窝在家里实在也是无聊。脑子一热,开到堪培拉玩了两天。我算是待不住的人,可是真让一个人也还是能耐得住寂寞,想想挺分裂的。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出国前,看过的最后一本书《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当时忙着准备,忙着烦躁,忙着惆怅,看了也只是小小的感动。电影上映后,家附近的电影院竟然不上映,还是去堪培拉了了这桩心愿。

我一直很讨厌看中国的青春片甚至爱情片,佳作实在太少。以前总觉得他们没有拍到点子上,或者俗套,镜头俗,情节俗,甚至演员都是俗气的。直到看了这部电影,我才忽然明白,差距在哪里。爱情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沉浸在爱情里两人的美好吧,一部爱情电影不能把爱情美好拍出来,它能是一部好电影么?悲伤容易,情节的大起大落容易,但是美好最难。如果美好中,又带有一丝丝遗憾,让人怅惘大概最好不过了。这部电影,每一点都做到了。

有人说看到哭,这我倒没有,也不太明白哭点在哪里。恰恰相反,从头到尾我都沉浸在整部电影所尝试塑造的美好氛围,青春、自在、洒脱、扭捏,年青之所有的所有全在里头了。你说,当我们老了,回顾 年轻的时候竟没有为任何人患得患失过,挺遗憾的,不是么。至于两人的爱情,我倒觉得不那么重要了,第一次不太介意结局,不在乎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在意的是,彼时带给彼此的美好。

如果爱,就爱的灿烂。

The direction of fate

Standard

If you can feel you are Billy Lynn, you can feel how ridiculous this society is. Nobody understands you, people see what they want to see. The sad thing is, you can change nothing but follow the direction of fate.

以上摘自歪国网友对《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影评。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终于把这部电影看了,很遗憾没能去电影院看120帧。这部电影有一种魔力,让你在结束之后又难过却又不悲痛,神奇的是不像有些电影会觉得释怀。这部不会,一点也不释怀,却在心底压了一块东西,一个无法碰触,只想让它沉下去的东西。社会终究会朝向匪夷所思的未来奔去,我们什麼都做不了。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往事中文剧本 32

Standard

场景 32

GELLY酒吧前街 (1923年)外景。 白天。

在咖啡店外面,面条冲进他们兄弟队伍里——PATSY, COCKEYE和DOMINIC。前俩位已经是面条的年纪,而DOMINIC只有8岁,很瘦小。他们有着同样的穿着——破旧的衣服,满是洞的鞋子还有非常脏。

他们仨似乎想说些什麼。

PATSY:面条!

DOMINIC:BUGSY 有工作给我们。

但是面条没理他们,直接冲过去在角落里抓到DEBORAH。他抓起她的长辫子,强迫她扭过来。

面条:你叫谁恶心的蟑螂?

DEBORAH抓着头发跟免得疼。

DEBORAH:你以为你是啥?你真脏,看你像蟑螂一样爬到厕所偷看真叫我恶心。快放开我!

面条放开她,但是还没有放弃质问。

面条:既然我让你恶心,那你为什么还向我露屁股?

DEBORAH露出轻蔑。

DEBORAH:向你这只蟑螂露?

她指指旁边店铺的窗户。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往事》中文剧本 28 29

Standard

场景28

厕所(1923) 室内。白天

面条一直呆在那,快成一块石头了。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小便。

他看到黛伯拉穿上裙子,走了出去。

 

场景29

GELLY酒吧(1923年)室内,白天。

就餐处挤满了人,很多来自西欧的男人,身着某犹太品牌的牛仔衣。

GELLY,胖MOE和黛伯拉的爸爸,站在收银台前面,一只眼睛盯着顾客,一只眼睛看着台子上的钱。

黛伯拉说,

黛伯拉:我要走了。

收银台就在门口,靠近厕所。黛伯拉有提了提音量。

胖子,你最好去检查打扫下厕所,有只老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