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开心

Standard

失落,总之就是失落。就像一对热水从脚底涌上脑袋,可是最最可恶的是,偏偏头上时倾盆大雨。

马上要过年了,这是第一次不回家过年。我这人向来自私 自利毫无家庭家族观念,每年过年就像是一个灾难。讨厌七大姑八大姨的唠家常,明明平时就那么点交集还非得在那一天整出些情分来何必呢。如果小时候还对过年有点盼头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年这个东西我是越来越恐惧。比如放鞭炮这种东西,从小到大碰到的次数,也许一个手就能数过来。最近几年基本上都是8点钟,春晚刚刚开始,吃过饺子,各自爬上各自的床上,玩玩手机、刷刷微博,在玩玩游戏,便自顾睡去了。凌晨又被各家各户的鞭炮齐鸣给惊醒,院子里的狗疯狂的蜷缩在墙边,躲避着无形的凶猛野兽。年这家伙人类没吓着,倒是把动物们折腾的够呛。早上,妈妈起象征性的放一挂炮就算是这个年过去了吧。

接下来便是繁琐的各家亲戚走,结婚了没?在哪里高就啊?毕业工作找的怎样啊?还好这些在我家亲戚里没有那么多问题。这么一想也许该庆幸下呢?亲戚也许不是最难缠的,八卦而又鸡婆的邻居才是真正的灾难。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