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十年,人类自求多福吧

Standard

“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鲁迅《呐喊》

有一阵时间没有发博客,一来忙,二来憋屈的慌,又觉得想说的太多不知该从何说起,索性也就不发了。去年年中,微博账号被封。 一直觉得微博成瘾的自己,竟然也莫名就惯了,治好这老“毛病”。并不认为自己是愤青,偶尔的擦边球不疼不痒牢骚,也并没有真的什么大不了的。但依旧还是封了,然后年末连知乎也要实名制了。我看这这荒谬的世界,顿感可笑。这悠悠之口又如何堵得住呢?

这半年以来,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魔幻而又真实的事情,已经超乎了我的自我想象。然后我就想起了不知道谁曾经的发问,如何拯救那片我深爱的土地?

疫情还在继续,政府在隐瞒病情,揭发疫情的医生却被迫闭嘴,双黄连被抢空,而医生却没有足够的口罩,网上嘴贱的被判寻衅滋事,红十字会却能独揽大权。从民众到媒体到政府,中国的体制其治理和管理效果其实已经全面失控。我就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学到的鲁迅那些片段,或许说什么都是无意义的。其实,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不是吗?

澳洲的山火,又重新燃起。前段时间,中文网上热烈批判澳洲体制。当时看很多人的评论觉得很好笑,觉得争辩什么呢。对于体制的不同,究竟意味着什么,我想很多人从未能真正深刻的去想过。体制不同,意味着你在台湾就有骂总统而不用被责罚;体制不同,意味着你在朝鲜,金氏家族就是天。体制其实是一个慢性的毒药,它会慢慢的渗透一个人的思想,无论好坏、无论中外。你会因为身在朝鲜,而对金氏家族鞠躬;你也会因为身在中国,而学会谨言慎行。

香港问题还没有解决,蔡英文继续连任,英国终于成功脱欧。下一个十年,历史会怎样书写,且走且看吧。

病了的中国人——北大送外卖怎么就矫情了?

Standard

回国了一段日子,时间不长,紧凑的走亲访友,很快便就结束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觉得在中国活得不快乐,又或者只是我自己这么认为,其他人反而乐在其中?

我看到结婚没几年的同龄人,刚生了一个女儿,却又被双亲殷切盼望着生一个儿子,好延续香火。而由于工作关系,夫妻见面次数甚少,生儿子成了一种近乎任务一般的存在。常常在想无论大清亡了多少年,中国人终究是中国人,逃离不掉。

关于时间飞快这种事,在我自己身上来看,目前还是无法真切的感受到。心态上讲,我仍然觉得自己好像处在22岁左右的青葱光景中。但是,我最常想的却是自己想放纵一把,想再次年轻一回。在澳洲待得越久,这种想法就越发强烈。大概还没有过30觉得还是可以再一次,总觉得自己的青春在国内如此浪费简直是对人生的亵渎。一个没有洋溢过的青春怎么叫青春呢?一个整天埋头读书,一心不闻天下事,嫩的如同雏鸡一般的少年,这样的青春又怎会不遗憾?然而在外人看来,所有的这些都是梦呓罢了。你的年龄,应该必须马上结婚,找对象都不是一个必须的过程。因为自己亲身至于其中,每次看到国内各种各样的电视节目、网综、电视剧、相声拿同样的话题翻来覆去的念叨,我觉得非常的不真实。明明可以一起讨论国家大事、世界局势的父亲;明明可以一起切磋厨艺的母亲;明明可以一起把酒言欢的亲朋好友,只剩下无尽的唠叨和互相折磨。

然后在离国之前,看到网上那篇关于北大研究生送外卖的文章,越发觉得“不快乐”已经深入到中国各个阶层中,无论贫穷或者富贵。在那篇文章里作者写道:“
人生在我25岁以后,发生了很多变化,其中一个变化是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复读模式,自己和周遭的事物都变得似曾相识起来。虽然还没走完人生的后半段,但是观察在同一时空中不同生命阶段的人,从他们身上我印证了我的看法。”在他看来,自己生活只是父辈们的重复,对于生活他丧失了激情和与之切磋的能力。活着本身变成了一件索然无味的事情,而最要命的是,这种感觉没有人懂。事实上,看看网路上对这篇文章的批评就能感受到,大众对于天之骄子的下凡最大的感悟是:天子不识愁滋味,或者这只是一种类似于古代皇上微服私访的行径罢了。大家觉得他可以在玩够了之后,拍屁股走人说这是体验民情,而你那个正在读那篇文章的你,只是个凡人,你没有输掉一切的能力。

这所有种种论调,似乎没有任何破绽,因为它太符合现在国内的气氛,一切以名利为上,一切以实用为导向,内心那点破事,只是矫情罢了。然而,我却觉得异常悲哀,为何如此多的人丧失了阅读的能力?或者说同理心和共情的能力。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我们说着同样的话,而你却无法理解我的言语。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总有一天,自己将会是家里的一颗炸弹,这么些年来,我离家越来越远,为的就是可以能从复杂而又传统的家庭里逃离出来。以为换了地方,换了文化,可以让父母觉得某些选择有那么点理所当然。比如明星们,大多晚婚,那么海外生活,大概也相似。然而我再次低估了父辈们的执着,当我看着芒果台遛了一串“大龄”女明星和父母们一起讨论结婚这个问题,总觉得荒谬。

更为荒谬的是,这次回去,那个几年前,因为儿女、生活太不顺自己意而得了精神病的亲戚,现如今已经连人都不识了。这个国家真的病了,各个阶层,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都蔓延这种病,他们一步一步的丧失了生活的能力,剩下的只有生存的技巧。生活的快乐与痛苦,被揉搓在一张破抹布上,无论遇到了喜或者悲,抹布抹一下,便能抚平那干瘪无趣的灵魂。

身份

Standard

最近在看《明日之子》第二季,看到导师问选手“独特性”以及“你是谁”之类的问题,忽然觉得很焦虑。

焦虑这俩字,当真在很多网综、新闻报道出现很多遍了。这是一个只有自己身处其中的时候,才会关注的东西。我一直觉得自己过得挺没心没肺的,不太愿意思考太久远的将来,只愿意考虑当下。可能真的就像别人说的,有的人就是成长的慢吧,只是啊,最近忽然觉得似乎自己开始焦虑了。

有时候会想自己是谁,这种额没有答案的问题。忽然会觉得可能在别人眼中我就是那个“Chinese”,或者那个“亚裔”、那个“移民”。目前所在公司里,只有自己一个亚裔,或者说只有自己一个移民,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别人总说很难两头甜,的确是有尝到移居之后所带来的种种好处,也并不会后悔。但因为语言障碍,所带来的无法精准表达自己个性所带来的困扰,越来越觉得严重,刚来的时候反倒没有这种感觉。不知道这种问题会不会随着语言能力的提高而有所减弱,又或者只是单纯目前公司员工个性问题,所带来的放大情绪。

且走且看吧。

The direction of fate

Standard

If you can feel you are Billy Lynn, you can feel how ridiculous this society is. Nobody understands you, people see what they want to see. The sad thing is, you can change nothing but follow the direction of fate.

以上摘自歪国网友对《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影评。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终于把这部电影看了,很遗憾没能去电影院看120帧。这部电影有一种魔力,让你在结束之后又难过却又不悲痛,神奇的是不像有些电影会觉得释怀。这部不会,一点也不释怀,却在心底压了一块东西,一个无法碰触,只想让它沉下去的东西。社会终究会朝向匪夷所思的未来奔去,我们什麼都做不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