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

Standard

最近在看《明日之子》第二季,看到导师问选手“独特性”以及“你是谁”之类的问题,忽然觉得很焦虑。

焦虑这俩字,当真在很多网综、新闻报道出现很多遍了。这是一个只有自己身处其中的时候,才会关注的东西。我一直觉得自己过得挺没心没肺的,不太愿意思考太久远的将来,只愿意考虑当下。可能真的就像别人说的,有的人就是成长的慢吧,只是啊,最近忽然觉得似乎自己开始焦虑了。

有时候会想自己是谁,这种额没有答案的问题。忽然会觉得可能在别人眼中我就是那个“Chinese”,或者那个“亚裔”、那个“移民”。目前所在公司里,只有自己一个亚裔,或者说只有自己一个移民,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别人总说很难两头甜,的确是有尝到移居之后所带来的种种好处,也并不会后悔。但因为语言障碍,所带来的无法精准表达自己个性所带来的困扰,越来越觉得严重,刚来的时候反倒没有这种感觉。不知道这种问题会不会随着语言能力的提高而有所减弱,又或者只是单纯目前公司员工个性问题,所带来的放大情绪。

且走且看吧。

The direction of fate

Standard

If you can feel you are Billy Lynn, you can feel how ridiculous this society is. Nobody understands you, people see what they want to see. The sad thing is, you can change nothing but follow the direction of fate.

以上摘自歪国网友对《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影评。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终于把这部电影看了,很遗憾没能去电影院看120帧。这部电影有一种魔力,让你在结束之后又难过却又不悲痛,神奇的是不像有些电影会觉得释怀。这部不会,一点也不释怀,却在心底压了一块东西,一个无法碰触,只想让它沉下去的东西。社会终究会朝向匪夷所思的未来奔去,我们什麼都做不了。

Continue reading

生快~

Standard

2016年最后一天,好热。

农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赶上在一年的最后一天过生日。被父母提及,我才知道原来今天是农历的生日。总觉得农历比阳历要晚很多,没想到今年竟是提前了不少。

2016来到了澳洲,开始了新的生活。人生的轨迹改变了许多。以后的日子依然有很多的未知,来澳的日子整体是快乐的,最大的压力便是找一份全职工作了。

说不上是幸运还是不幸,找到了一份本地的casual工作,合法的工资,合法的纳税、养老保险。比起很多只能去非法的中餐馆算是幸运,只是工作时间太少,希望明年能够找到全职的工作。

然而最最没想到的是感情出现了问题,在一起经历这么多年,以为彼此都很了解了,却依旧还是有如此多的冲突。在一起久了,什么都没有新鲜感,而他却连碰一下,都觉得烦,理由是痒。问题总是沟通不了,最后以吵架收场。真的好累。

最后祝自己生日快乐,虽然一向也不怎么过这些节日。

出发,袋鼠国

Standard

20161115日星期二

日子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就又到了年末了。如果很如常人所说高考入大学,算是人生第一个分水岭的话,今年算是我这辈子再一次的分水岭吧。

Kangaroo Logo

Kangaroo Logo

准备了2年,今年登陆澳大利亚。经历太多,感受太多。每每想写点什么东西,但总又不知道从何提起。充实的日子,似乎过得总是愈发的快。买机票,寄东西,搬家,出租房子,租房子,买车,上课,找工作。那些曾觉得好麻烦不知道该如何去做的事情,现如今也都一一完成了。

11月的澳大利亚太阳非常热烈,温度却不怎么高,冷风吹着甚是舒坦。要说来澳洲之后生活方式最大的变化就是喜欢上散步与走路了吧。在国内散步,走的是人情味,走的是炫丽的社会百态。路边的烤串,突窜的城管与小贩,等公车的上班族,拥挤的马路以及街边店铺吵杂的音乐。在澳洲散步,路边尽是绿油油的草地与浓郁的树木。幸运的话,住在山边,或者城市边缘地带,还能看到袋鼠携家带口从面前崩过。城市里的绿地公园非常多,也有专门的步行道,这样的城市才能让生活更美好吧。

Continue reading

未来还是得自己走

Standard

大学时代的好朋友,结婚了。以为是年龄、家庭压力或者别的什么,没想到最终还是奉子成婚。回过头一看,身边所有的同学,除了没有毕业就结婚的,似乎都是如此。

的确,说奉子成婚就不好,似乎也不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和过法。只是有一些难过,似乎我们再也回不到一个理想的感情、生活轨迹状态。我们的路就这么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转了弯。

前一秒,我们还在一起笑理科男多么邋遢,后一秒,我们就找了个理科男友;前一秒,我们还在八卦XX不会是奉子成婚吧,后一秒自己怀孕。甚至都没来得及想,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一切改变。

最可怕是,寒暄的电话也撑不过15分钟。似乎每一个电话,无论是父母还是朋友,当聊到天气时,便是终结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