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了的中国人——北大送外卖怎么就矫情了?

Standard

回国了一段日子,时间不长,紧凑的走亲访友,很快便就结束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觉得在中国活得不快乐,又或者只是我自己这么认为,其他人反而乐在其中?

我看到结婚没几年的同龄人,刚生了一个女儿,却又被双亲殷切盼望着生一个儿子,好延续香火。而由于工作关系,夫妻见面次数甚少,生儿子成了一种近乎任务一般的存在。常常在想无论大清亡了多少年,中国人终究是中国人,逃离不掉。

关于时间飞快这种事,在我自己身上来看,目前还是无法真切的感受到。心态上讲,我仍然觉得自己好像处在22岁左右的青葱光景中。但是,我最常想的却是自己想放纵一把,想再次年轻一回。在澳洲待得越久,这种想法就越发强烈。大概还没有过30觉得还是可以再一次,总觉得自己的青春在国内如此浪费简直是对人生的亵渎。一个没有洋溢过的青春怎么叫青春呢?一个整天埋头读书,一心不闻天下事,嫩的如同雏鸡一般的少年,这样的青春又怎会不遗憾?然而在外人看来,所有的这些都是梦呓罢了。你的年龄,应该必须马上结婚,找对象都不是一个必须的过程。因为自己亲身至于其中,每次看到国内各种各样的电视节目、网综、电视剧、相声拿同样的话题翻来覆去的念叨,我觉得非常的不真实。明明可以一起讨论国家大事、世界局势的父亲;明明可以一起切磋厨艺的母亲;明明可以一起把酒言欢的亲朋好友,只剩下无尽的唠叨和互相折磨。

然后在离国之前,看到网上那篇关于北大研究生送外卖的文章,越发觉得“不快乐”已经深入到中国各个阶层中,无论贫穷或者富贵。在那篇文章里作者写道:“
人生在我25岁以后,发生了很多变化,其中一个变化是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复读模式,自己和周遭的事物都变得似曾相识起来。虽然还没走完人生的后半段,但是观察在同一时空中不同生命阶段的人,从他们身上我印证了我的看法。”在他看来,自己生活只是父辈们的重复,对于生活他丧失了激情和与之切磋的能力。活着本身变成了一件索然无味的事情,而最要命的是,这种感觉没有人懂。事实上,看看网路上对这篇文章的批评就能感受到,大众对于天之骄子的下凡最大的感悟是:天子不识愁滋味,或者这只是一种类似于古代皇上微服私访的行径罢了。大家觉得他可以在玩够了之后,拍屁股走人说这是体验民情,而你那个正在读那篇文章的你,只是个凡人,你没有输掉一切的能力。

这所有种种论调,似乎没有任何破绽,因为它太符合现在国内的气氛,一切以名利为上,一切以实用为导向,内心那点破事,只是矫情罢了。然而,我却觉得异常悲哀,为何如此多的人丧失了阅读的能力?或者说同理心和共情的能力。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我们说着同样的话,而你却无法理解我的言语。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总有一天,自己将会是家里的一颗炸弹,这么些年来,我离家越来越远,为的就是可以能从复杂而又传统的家庭里逃离出来。以为换了地方,换了文化,可以让父母觉得某些选择有那么点理所当然。比如明星们,大多晚婚,那么海外生活,大概也相似。然而我再次低估了父辈们的执着,当我看着芒果台遛了一串“大龄”女明星和父母们一起讨论结婚这个问题,总觉得荒谬。

更为荒谬的是,这次回去,那个几年前,因为儿女、生活太不顺自己意而得了精神病的亲戚,现如今已经连人都不识了。这个国家真的病了,各个阶层,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都蔓延这种病,他们一步一步的丧失了生活的能力,剩下的只有生存的技巧。生活的快乐与痛苦,被揉搓在一张破抹布上,无论遇到了喜或者悲,抹布抹一下,便能抚平那干瘪无趣的灵魂。

雨城

Aside

一连多天的阴雨天,能把人的兴致全扫没了。

“要不买机票换地方玩了,太磨人了。”

“可是阴雨天凉快啊。”

好不容易有一个比较长的假期,到了杭州却连续多天阴雨,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出去了。都说雨中的杭州最有韵味,撑一把小伞,泛舟西湖最美不过。

抵达当日,收拾妥当已是下午,出门散步至西湖。乌云密布整个西湖,三面环山头顶黑压压的乌云,只感觉整个天都要掉下来。围着湖走,处处人流如织,早已没有当年的雅致。路遇返程船夫,凑齐6人,泛行湖上,这才感受几丝宁静。景色还是那个景,终于可以深处其中感受下它的魅力。现在看来,景色甚为普通,如果不是无数故事、文人的点缀,也只是普通的一个湖。听当地人说,西湖之于我们没有任何意义,每天上班、下班,它一直在哪,我们还是我们的日子。对于杭州城来说,西湖其实是专为游客准备的一块瑰宝。泛游途中,望望断桥、苏堤,也只是普通的桥,普通的风景,并无什么特别之处,跟中国大多数自然景观不同,西湖被更多的人给塑造了它现在的模样。 Continue reading

旅行体力与智力de搏斗

Standard

芒果台有一个节目目测会火,花儿与少年 开播两期,关于节目里面各色明星的争论,似乎异乎寻常的激烈,网友再也没有如《爸爸去哪儿》时候的耐心。

很不幸的第一期的时候我也在微博上各种吐槽张翰,无论是最开始对姐姐们的怠慢或者生硬乃至不会与人沟通,都很让人火大。到了第二期便轮到了华晨宇,用网友的话说就是二傻子,不仅不会与人沟通,而且过分沉浸自己的世界,不懂得团队意识,哪怕不合作也不要拖累别人啊。至于许晴,oh,No.我再也不想看到她。

天啊,我怎么忽然间变得如此尖酸刻薄?

忽然想起当年大学时候跟同学的出游,兴致勃勃地跟同学一拍即合,直接暑假背着包就上路。于是路上各种纠结摩擦,从住宿到出行,每一件是两个人共同中意的,于是旅行变成一个智力的搏斗。现在回想当初的我俩,在住宿上我简直就是大姐团们,各种不中意。忽然想大家都一样,只是没遇到比你更甚的人而已。而当时年轻的两人也是真心不会沟通,最终旅行分道而行。现在想来我们并不比明星团们做的更好。

而之后的出游,便更加注重小伙伴的选择。至少避免极品的出现,二来臭味相投沟通起来大抵也容易些。

出行的时候很多选择就是一个不同level的碰撞,协调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要命的是摊上体力的博弈。这次5.1出游,在南京爬了N个山,脚上磨了N个泡,经常有觉得简直要死的的感觉。这时候如果出行的人再意见分歧,冲突就会升级发酵。

而在旅行中,沟通和一颗平常心比平时更为重要。

末日还在

Standard

就这么眨么眨么眼,2012过去了。眼看着13年就要过去半个月了,可是好像还没有缓过来神。

2013年

2013年

如果不是今天收到时间信封寄来的信,恐怕还是想不起来,哦,原来已经13了。甚至已经不记得有时间信封这东西的存在,人果然是健忘的。

现在看来明明好二的话,却觉得倍感可爱呢。那个时候单身,大三。如今,两个人,毕业。一切,变化的太快,都来不及反应。 Continue reading

蝴蝶

Standard

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上一篇的时候跟现在的状态现在一对比,简直是千差万别。想着再建个博客,单独把那些个好应用放一个博客来写,也算是还这里一个清净,只是一个人实在分身乏术,没功夫去折腾两个博客。

绿色的草地,美好的记忆

中午听到小灭给推荐的一首歌《butterfly》,午后懒懒的阳光一直烈焱焱的射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得空休息一天,睡觉、醒来、洗漱、扫扫网站、新闻,再看看电视剧,然后一抬头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钟了。而此时的阳光已经不那么的炙热,倾斜的阳光,伴着空气中浮动的气息,忽的就像回到了过去,记忆又似拉胶片版的被揪出来。

昨个结训典礼,高sir问,人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有人答保险,众人笑。答曰是,记忆。就好比这个世界一样,世界再大不是你的,始终与自己没有什么相关的。而用自己的脚印丈量过的土地,才是真真世界的大小。而每一分每一秒,时间往前流逝着,不知是这个世界走的太快还是自己走的太慢。当自己还仿佛活在梦境中一样的时候,别人已经往前大不大步的走了。恍然惊觉,赶紧走啊走。忙着每一天的事物,忙着每一个不可以原谅的错误。然而,如果某日停下来,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过往的日子是怎样挨过来的,岂不是可悲?人这辈子,不就是因为有了回忆,才变得愈发可爱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