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破败农村的未来在哪里

Standard

2016眼看又快过去一半了,上次更博还是在去年。实在不该,前阵子忽然间,特别不想写东西,甚至有想放弃继续写的念头。不过还是给念头灭了。

2016年了,即将开始新的旅程,面对未知,既担心,又有些兴奋。而绝对的未知,完全无法根据现有咨询来判断,我只能说人总能活下去。

掐指一算,已经毕业快要三年了,我们都已经变得分外不同。这次回家,最要好的朋友也没有见着,虽然有些遗憾,心中却并没有特别不爽。忽然觉得看开很多事情,再好的朋友,踏上不同的人生轨迹,我也只能看着他们渐行渐远。好在,我们都不会去逞强,勉强的相遇或许会更尴尬吧。

以前特别反感逼婚,却只是单纯的讨厌这种行为。这次过年回家,忽然间能理解父辈这种行为,很多东西讲透了,其实也能理解。跟老爸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观点一谈倒也没有太大隔阂。 Continue reading

直男和渣男哪个更不该碰

Standard

直男大概是每一个同志心中难以抹去的那颗朱砂痣,可能每一个同志在青春懵懂时期,都曾把身边的某一个直男作为心中完美另一半的绝佳人选。

彩虹旗 同志

彩虹旗 同志

有人义无反顾的选择挑战自己,哪怕前路凶险,只求不枉此生。对于这种人,我其实很欣赏。在我看来,人生其实本没有什么绝对。我即讨厌,刻意的宣传同志爱情的随机性,比如“我爱你,只是你恰好是男生”之类的桥段。但也讨厌,把同志群体绝对化。前段时间在知乎上,就看到有人走到了这种极端面。张口闭口都是在诅咒“掰弯”直男,并且把远离直男当作同志的“贞操”,好像自己是瘟疫,不“传染”给直男,才是同志的基本道德修养。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永远不能否认人性是复杂的。恋爱观、婚姻价值观是多变的,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黑白,也有彩虹。与其刻意的强调,同志与非同志群体之间的差异和天然鸿沟,我们更应该成人同志群体并不是什么特殊群体,我们都一样。

人之所以为人,之于动物本性更大的区别在于,人感情的复杂之处,所谓“生而直男”我是不太确定的。 Continue reading

刻录人——国人的胃药丸

Standard

上周去超市买东西,随手拿了袋火腿肠。回来一看不是平时买的,是肉含量很低,多淀粉的。作罢,不过打开一尝,才惊呼,我去,这就是熟悉的味道,小时候的火腿肠就是这个味道。

那我们这些年来都吃的是什么?!一直都是劣质食品?

现在物质生活好了,想吃啥吃啥,没人稀罕这些东西了,再吃也总觉得没有小时候好吃。现在才发现原来,小时候的味道就是无数淀粉加香料冲兑出来的味道。人家都说中国人早已五毒不侵,吃惯了各种添加剂的香喷喷的食物,再吃原味不添加反倒不习惯。

真不知道我们的健康还能撑多久。

吃惯了地沟油的胃,吸惯了雾霾肺,还有被拥挤惯了的身体,被洗脑惯了的大脑。

我们还是原本的自然人么?还是不知不觉被刻录过的人。

深柜的明星同志们你们做的远远不够

Standard


这个话题,前段时间就想说说来着。最近蔡康永在《奇葩说》里面,那段告白,很多人转发,深感不易。但是,个人认为中国大陆的明星同志实在表现太过糟糕。

彩虹旗

彩虹旗

6月份是同志骄傲月,月初参加了美使馆的同志运动发展状况讲座。结束时候,有一段十分有意思对话。

有人问:你认为中国大陆会在什么时候同性婚姻合法化,比美国用的时间(将近50年)长还是短?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这个问题很没有意义。因为从观察者角度来看,我想大家都心里有数,在政府以及法律层面,行动度几乎为0.回归同志群体本身,甚至很多人被“孝”所绑架,认为出柜是错的,形婚甚至骗婚是有必要的。

然后对方问了一个问题:举几个大陆出柜的明星、艺人。 Continue reading

医患关系糟糕,怪谁呢?

Standard

有一位高中同学,自毕业后许久没联系。然,每次注意到便是在QQ空间里面。毕业后在省内的一个学校读护理,现在在家里一家医院当护士。每隔一段时间,便能看到她发的一些照片、心情。今天又有病人家属来找事了,明天扬言杀院长全家,后天要炸医院,好不热闹。某次回家,路过医院,门口搭了一个大大的灵棚。那种农村地区,家里如果有人去世,必定会做的法事。里面有各种各样地狱的刑罚,五彩斑斓。棚子前面是各种黑布、白布搭成的棚。好晦气,不知道来往医院的病人作何感想。想必,他们也知道无论搭多少天灵棚,人死不能复生,一定要拿够赔偿,怎么拿?一定要闹,越大越好。这种事情,信法律是断然拿不到钱的。

过年的时候,跟好友聊起这事。她说这都是轻的,有一阵,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家,直接把大桥给堵了。我说这他妈不是找事嘛,直接把连接南北城主桥断了,那得堵死。都是老百姓,何必给彼此找不自在。

政府干什么去了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