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了的中国人——北大送外卖怎么就矫情了?

Standard

回国了一段日子,时间不长,紧凑的走亲访友,很快便就结束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觉得在中国活得不快乐,又或者只是我自己这么认为,其他人反而乐在其中?

我看到结婚没几年的同龄人,刚生了一个女儿,却又被双亲殷切盼望着生一个儿子,好延续香火。而由于工作关系,夫妻见面次数甚少,生儿子成了一种近乎任务一般的存在。常常在想无论大清亡了多少年,中国人终究是中国人,逃离不掉。

关于时间飞快这种事,在我自己身上来看,目前还是无法真切的感受到。心态上讲,我仍然觉得自己好像处在22岁左右的青葱光景中。但是,我最常想的却是自己想放纵一把,想再次年轻一回。在澳洲待得越久,这种想法就越发强烈。大概还没有过30觉得还是可以再一次,总觉得自己的青春在国内如此浪费简直是对人生的亵渎。一个没有洋溢过的青春怎么叫青春呢?一个整天埋头读书,一心不闻天下事,嫩的如同雏鸡一般的少年,这样的青春又怎会不遗憾?然而在外人看来,所有的这些都是梦呓罢了。你的年龄,应该必须马上结婚,找对象都不是一个必须的过程。因为自己亲身至于其中,每次看到国内各种各样的电视节目、网综、电视剧、相声拿同样的话题翻来覆去的念叨,我觉得非常的不真实。明明可以一起讨论国家大事、世界局势的父亲;明明可以一起切磋厨艺的母亲;明明可以一起把酒言欢的亲朋好友,只剩下无尽的唠叨和互相折磨。

然后在离国之前,看到网上那篇关于北大研究生送外卖的文章,越发觉得“不快乐”已经深入到中国各个阶层中,无论贫穷或者富贵。在那篇文章里作者写道:“
人生在我25岁以后,发生了很多变化,其中一个变化是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复读模式,自己和周遭的事物都变得似曾相识起来。虽然还没走完人生的后半段,但是观察在同一时空中不同生命阶段的人,从他们身上我印证了我的看法。”在他看来,自己生活只是父辈们的重复,对于生活他丧失了激情和与之切磋的能力。活着本身变成了一件索然无味的事情,而最要命的是,这种感觉没有人懂。事实上,看看网路上对这篇文章的批评就能感受到,大众对于天之骄子的下凡最大的感悟是:天子不识愁滋味,或者这只是一种类似于古代皇上微服私访的行径罢了。大家觉得他可以在玩够了之后,拍屁股走人说这是体验民情,而你那个正在读那篇文章的你,只是个凡人,你没有输掉一切的能力。

这所有种种论调,似乎没有任何破绽,因为它太符合现在国内的气氛,一切以名利为上,一切以实用为导向,内心那点破事,只是矫情罢了。然而,我却觉得异常悲哀,为何如此多的人丧失了阅读的能力?或者说同理心和共情的能力。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我们说着同样的话,而你却无法理解我的言语。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总有一天,自己将会是家里的一颗炸弹,这么些年来,我离家越来越远,为的就是可以能从复杂而又传统的家庭里逃离出来。以为换了地方,换了文化,可以让父母觉得某些选择有那么点理所当然。比如明星们,大多晚婚,那么海外生活,大概也相似。然而我再次低估了父辈们的执着,当我看着芒果台遛了一串“大龄”女明星和父母们一起讨论结婚这个问题,总觉得荒谬。

更为荒谬的是,这次回去,那个几年前,因为儿女、生活太不顺自己意而得了精神病的亲戚,现如今已经连人都不识了。这个国家真的病了,各个阶层,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都蔓延这种病,他们一步一步的丧失了生活的能力,剩下的只有生存的技巧。生活的快乐与痛苦,被揉搓在一张破抹布上,无论遇到了喜或者悲,抹布抹一下,便能抚平那干瘪无趣的灵魂。

一地鸡毛 破败农村的未来在哪里

Standard

2016眼看又快过去一半了,上次更博还是在去年。实在不该,前阵子忽然间,特别不想写东西,甚至有想放弃继续写的念头。不过还是给念头灭了。

2016年了,即将开始新的旅程,面对未知,既担心,又有些兴奋。而绝对的未知,完全无法根据现有咨询来判断,我只能说人总能活下去。

掐指一算,已经毕业快要三年了,我们都已经变得分外不同。这次回家,最要好的朋友也没有见着,虽然有些遗憾,心中却并没有特别不爽。忽然觉得看开很多事情,再好的朋友,踏上不同的人生轨迹,我也只能看着他们渐行渐远。好在,我们都不会去逞强,勉强的相遇或许会更尴尬吧。

以前特别反感逼婚,却只是单纯的讨厌这种行为。这次过年回家,忽然间能理解父辈这种行为,很多东西讲透了,其实也能理解。跟老爸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观点一谈倒也没有太大隔阂。 Continue reading

直男和渣男哪个更不该碰

Standard

直男大概是每一个同志心中难以抹去的那颗朱砂痣,可能每一个同志在青春懵懂时期,都曾把身边的某一个直男作为心中完美另一半的绝佳人选。

彩虹旗 同志

彩虹旗 同志

有人义无反顾的选择挑战自己,哪怕前路凶险,只求不枉此生。对于这种人,我其实很欣赏。在我看来,人生其实本没有什么绝对。我即讨厌,刻意的宣传同志爱情的随机性,比如“我爱你,只是你恰好是男生”之类的桥段。但也讨厌,把同志群体绝对化。前段时间在知乎上,就看到有人走到了这种极端面。张口闭口都是在诅咒“掰弯”直男,并且把远离直男当作同志的“贞操”,好像自己是瘟疫,不“传染”给直男,才是同志的基本道德修养。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永远不能否认人性是复杂的。恋爱观、婚姻价值观是多变的,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黑白,也有彩虹。与其刻意的强调,同志与非同志群体之间的差异和天然鸿沟,我们更应该成人同志群体并不是什么特殊群体,我们都一样。

人之所以为人,之于动物本性更大的区别在于,人感情的复杂之处,所谓“生而直男”我是不太确定的。 Continue reading

刻录人——国人的胃药丸

Standard

上周去超市买东西,随手拿了袋火腿肠。回来一看不是平时买的,是肉含量很低,多淀粉的。作罢,不过打开一尝,才惊呼,我去,这就是熟悉的味道,小时候的火腿肠就是这个味道。

那我们这些年来都吃的是什么?!一直都是劣质食品?

现在物质生活好了,想吃啥吃啥,没人稀罕这些东西了,再吃也总觉得没有小时候好吃。现在才发现原来,小时候的味道就是无数淀粉加香料冲兑出来的味道。人家都说中国人早已五毒不侵,吃惯了各种添加剂的香喷喷的食物,再吃原味不添加反倒不习惯。

真不知道我们的健康还能撑多久。

吃惯了地沟油的胃,吸惯了雾霾肺,还有被拥挤惯了的身体,被洗脑惯了的大脑。

我们还是原本的自然人么?还是不知不觉被刻录过的人。

深柜的明星同志们你们做的远远不够

Standard


这个话题,前段时间就想说说来着。最近蔡康永在《奇葩说》里面,那段告白,很多人转发,深感不易。但是,个人认为中国大陆的明星同志实在表现太过糟糕。

彩虹旗

彩虹旗

6月份是同志骄傲月,月初参加了美使馆的同志运动发展状况讲座。结束时候,有一段十分有意思对话。

有人问:你认为中国大陆会在什么时候同性婚姻合法化,比美国用的时间(将近50年)长还是短?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这个问题很没有意义。因为从观察者角度来看,我想大家都心里有数,在政府以及法律层面,行动度几乎为0.回归同志群体本身,甚至很多人被“孝”所绑架,认为出柜是错的,形婚甚至骗婚是有必要的。

然后对方问了一个问题:举几个大陆出柜的明星、艺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