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对连线杂志文章《太空旅游不值得为其而死》的反驳

Standard

作者:denniswingo

在新闻界,太空飞船2号的灾难带来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最近在连线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记者竟然认为维珍银河太空飞船2号跟太空探索相比是愚蠢的商业行为。很明显作者根本不明白理查德·布兰森在商业载人航天之路是可行的而他也很有野心开拓这一市场。他更没有考虑过这一宏伟计划对于未来激发人们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太空探索计划是多么的有利。作为一个天天跟这行打交道的人,我知道这些计划的最大障碍就是钱,而政府资金并不是探索太阳系的经济靠谱选择。因此接下来我会一一列出我对这篇报道的回应。

作为参考,这里列出连线杂志的原文:http://www.wired.com/2014/10/virgin-galactic-boondoggle/

亚当,你的这篇文章尝试在道德上来区分维珍银河的计划和埃隆•马斯克或者政府的太空探索计划之间的区别。在文章里你声称维珍银河对于人类登陆火星毫无用处。作为一个在太空商业行业呆过36年的专业人士,我认为你的整篇文章都是在胡扯。

这里有一个大议题就是,我们今天的局面正式因为政府在主导航天探索中缺乏远见和长远思考的后果。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甚至在人类登陆月球前,国会和白宫削减了阿波罗计划的资金,而这本来足以支撑土星5号运载火箭的发射。当时的借口是财政赤字,但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当年的赤字达50亿美元。真相是钱被那些政界精英们转移,用来掩盖他们在越战和城市问题中对政府的控制。

转移的钱不仅仅影响NASA的资金,它影响了所有自二战后50年代到60年代早期的先进科学研究。而这些有政府主导的先进技术的科学研究再也没有恢复过,因为政要们发现这些钱可以换来选票,于是在接下来的47年里被用于研发的资金比例越来越少。而今天,美国联邦财政计划也只不过是用些新的手段来获取更多的选票罢了。

下面就是太空探索自那以来资金不断缩减的证据。为了选票而花费的钱不断增加,而太空探索以及高新技术研发资金却不断的缩减。在表1中,我以NASA所获得的资金为基础,把它定为“1”,其他依次按比例计算。相比较NASA所获的资金支持,别的项目几乎都在增加。

美国历年财政支出:NASA与其他联邦机构占比对比图

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NASA提出的富有远见的太空计划却失败了,因为国会抱怨财政赤字不断增加,事实上从那之后他们从未资助过这个计划。而历史再次上演,小布什提出星座重返月球计划,而议员们一个接一个的认为资金无法满足NASA的要求,而随着一些研究过程中的失败出现,这个由政府主导的太空计划成功几率越来越渺茫。

现在到了新世纪,产生一些新的由负有抱负和远见的新一代商界精英们组成的公司。他们这些人比如埃隆·马斯克、理查德·布兰森,想要让太空离普通人更近一些。而你却说他们的行动跟谁谁比起来是不同的,而这种区别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之所以说不存在,是因为政府对太空探索信心缺乏,而那些负有眼界和资金的商人正好可以填补这一块的空白。理查德·布兰森不仅仅是制造一个旅游观光的交通工具而已。维珍正在研发一个运载工具,它可以用同样的基础设施把小卫星送上太空。理查德也说过,未来第二代、第三代或者第四代太空飞船技术可以作为交通工具把旅客送伦敦送往东京、北京又或者悉尼,而这只需要90分钟。作为一个全球性航空公司的大BOSS,理查德还想过把协和客机给买下来,但是却被英航、法航拒绝了,因为他们不想看到自己做失败的项目却被别人做成了。他本发现了可以跨越时间、地点的方式,但是现在不得不把“太空飞船 X ”作为跳板。

是的,也许早期只有有钱人才能体验到这种洲际航天之旅,但是这些洲际航班将会催生更多效应。在体验过太空之旅后,会有些别的东西来激发那些富豪们的关注,接下来人类还能发展到怎样的阶段?飞的更高?太空?还是上月球?

最近我在硅谷跟其他40个资本投资一起讨论如何建造一个可以容纳10人的商业的月球飞行器,费用大概是50亿美元。再往前10年,这样的讨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然而现在随着运载火箭、机器人、计算机以及通讯工程技术的提高,计划是很有可能实现的。而这些需要负有眼界以及资本的人来实现。而据我所知,在这些亿万富翁中至少有一位已经购买了太空飞船2号的船票。

因此,太空飞船2号和它的牺牲的价值在于,它向人类展示了我们未来还有多大的可能,从而推动更多的人投身商业太空活动中。而政府很显然对这些不感兴趣,事实上他们也不该插手。对于太阳系的经济探索发展本不应该有政府主导的企业来做,而且他们也没这个能力。

过去47年国会和政府对太空探索项目的所作所为都证明了我的观点。想想吧,如果当初联邦政府一直按照4.5%的比例对太空计划加以支持,现在又会是怎样一副场景?现在我们面临的很多问题其实根本不该存在,从长远看我们应该对探索投入更多,而相伴而生的经济效益则能够填补赤字。

没有远见的人类终将毁灭,这是普世的真理。包括太空2号以及其他商业太空探索在内,我们在太空探索事业中做的越多,越能推动人类对发展现状做以思考,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别的?我对于埃隆现在做的非常赞赏,我将会是他最大的支持者,虽然短期来看这只能给一小部分人短暂体验下太空生活。但如果我们一年能够给数百个商贾提供低轨道太空旅行,将会带来巨变。

关于这些,25年前,法兰克·怀德曾经在他的著作《总观效应》中探讨过,为什么宇航员在太空旅行过后会产生人生观以及价值观的巨变。

现在,太空旅行就支持资金的支持了。政府不会去做这些事,因此我们必须说服那些拥有资本的人来支持。在100KM的高空,这些富翁所看到的一切能比任何其他社会活动提供更多支持,来真正的帮助人类征服宇宙,开拓新的版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