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dard

这个年总算是过完了吧,回来一秤体重便72了,走之前还76,77呢,一个年过完倒还减肥了。

现在的年越来越没有年味。

春芽

春芽

买些猪肉,加点辣椒、茴香以及香料包,大锅里面一煮,便是每年必须要准备的猪肉了。也许真是现在生活水平好了,这些东西越来越没有新鲜感,越来越不喜这些。老一辈总说现在的孩子嘴刁,只是现在的生活再不似从前了。

在杀一只鸡,毛扒光,择洗干净,在热水里面烫一下,最后剔骨下盐,面糊腌制。

再来准备一条大鱼,同样步骤腌制。家里没人爱吃鱼,我小时候被鱼刺卡到N次,之后便每次吃鱼,各种小心翼翼,就怕被卡着了。

准备好案板,和面,加芝麻,揉捏劲道。用擀面杖做麻页。

最后把上面三样入锅炸,每年必做的东西就算是完事了,大功告成。

然后便是整个北方过年都要吃的饺子了,家里人不多,老爸不在家,最后却依然还是弄了一大盆的饺子馅。吃了几天腻歪了,虽是冬日,只是再不吃真会酸掉,又开始狂包饺子,放冰箱里冻着。剩下的实在包不完便拿了油锅,全捏成丸子炸了。回来的时候,母亲又弄了一大袋丸子给带了回来。

年年如此般过着,只这一次便多了许多感慨。已经不记得有几年没见老爸了,快过年的时候,网上聊天,老爸问我会恨他吗?我一惊,回道,当然不会,工作嘛。说是如此,后来心里面还是觉得空。在微博上跟B说,最最讨厌过年了。只一个人不叫家,可是一个家如果没有一个主心骨的男人,那这个家便也是一个残缺的。其实不想它,不过它倒也没什么。无非过日子呗,每天的柴米油盐,不在乎多一日,也不在乎少一日。可是当身边的人,都在慌着置办年货,在炒这个过节的气氛,自己便再难以置身事外。节还是节,还是要过。亲戚还是亲戚,还是要走。当你极力去避免某些东西的时候,日子却逼得你不得不去过、去做某些事情。

腊月二十八,第二天便是除夕夜,跟W通话。她说今年家里算是真“稳当”,都二十八什么都没买什么都没弄,年前一直忙哥结婚的种种事情,这年也不过是下楼下超市,买点东西,包点饺子看看春晚的功夫罢了。我说这年前还是好的,不论折腾不折腾都是自己家里折腾,自家人怎么都行,这年后才叫一个头痛。

初一按规矩是不该一天都窝在家里头的,总该出去走走看看,粘粘喜气。可是爷爷奶奶都住得远,照往常该去二爷家,小弟死活不动弹,于是陪着他待了一天又一天,什么都没做,俩人抱着电视看柯南。就算是初一、初二都给熬过去了。小锋说他4点就要起床去拜年,我说你们那里有病啊,天都没亮呢。答习俗,山东都这样子。不屑的回句,真落后,我们这早没这些莫名其妙的规矩了。现在倒是小孩子跟着父母出去串,各家都说着,冷的跟啥似的,都不爱起,小孩非得睡到9点10点才起来。说说笑笑,便都过去了,算是一天。小锋则说他们那就是要这么早起,然后各种串门,然后回来睡觉。我说你们那里就是有病,中国的这些老规矩,死要面子活受罪。W则说,说是落后吧,也还算是个事,人总不至于一天天懒着,咱们这算是基本上除了走亲戚,能没得全没了,有的亲戚都懒得走。

之后便开始各种走亲戚,七大姑八大姨的一个挨一个的见,再拿最后一年的红包。可能是觉得最后一年给我红包了,又或者觉得现在的小孩上学爱花钱,今年比往年给的异常多。回去妈问我给我多少,一听便说,“呀,给了不少啊,那我给她闺女的倒少了,别回回去埋怨咱了。”W说这人就是有病,你带点东西给他送过去,过两天他再给另外一家,另外一家过两天又给你送来。来来去去,真是,又不是以前旧社会,什么东西稀罕,这妇女的心思就是细。我说,这叫过日子,不然怎么持家。

一晃几日,总算过完。回来,见到小锋,晚上睡觉抱着他,说“这是我的小宝么?怎么皮肤变粗糙了?”“我是你的小宝啊,你都不认识我了啊!”嘻嘻笑笑,又紧紧的抱在一起,再也不想要分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