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

Standard

第一次变得有些害怕,害怕失去他,害怕如果出柜不成,那么有些东西或许就会变了。

我不要困难吧我们击散,我责怪自己那么不勇敢。

日子一天天临近,我却由原来的无感觉,变得越来越紧张。紧张如果不成功,那么回去应该拿什么样子的姿态来面对他。

以前,自己总说鄙视那些骗婚的同志,什么解释都是无用的。他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他总叫我宝宝”,他会说“宝宝,相信我好不好,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的。不要总是这么没有安全感。”我点点头说“嗯。”可是心里面却还是担心,就好像有被迫害妄想症似的,总在担心着最坏的各种可能性。

知道每个人所面对的情况不同,可是我想也许自己做不到,做不到什么都没发生。时至今日才终于明白那些即将出柜的以及等待对方出柜的人的心情。想也许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就好像听到自己被宣判死刑一样可怕,对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