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工具,三种心情

Standard

2012年11月9日

早上起来,肚子略微不适,便再也睡不着了。躺在床上发呆,在surface上百无聊赖的在各个sns社区里面乱晃。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微博,一页又一页的刷新,看到小灭给我的@,最新的卡通电影,昨晚说想看但是被我给拒绝掉的,一想还是看吧。其实重点本不是电影吧,跟谁看才是最重要的。偶尔能刷新到好友的几条微博,上午7点“去上班了,希望今天能约到客户,别人都约到了,压力好大啊。”其他便是各种中奖@,然后一页一页的刷新,18大开了,奥巴马当选了,这里地震,那里放火,山区的孩子没有饭吃,非洲人民水深火热,南京要通机场快线,沈阳要修新大桥。。。这边,那边,索然无趣关掉了。

人人,其实最近已经很少上人人了,渐渐的远离了学校的圈子,里面的人似乎也关注的少了多。也并不是生分,只是各自有各自的安排、打算,都在奔自己的前程,偶尔通个电话聊聊,报报近况,通通学校的气,便再无其他了。之后便是“我先忙去了啊,先挂了,有空再联系。”忽然间有些恨自己,觉得有时候自己似乎太过于悲观些,有点似甄缳传里面的安答应(我没那么恨。。),一点事情到了他那里便便的特别多的含义,不是做人小心,而是心思太细。无聊的往下刷着,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总说人人其实比qq还没有营养,都不稀的看里面的东西。然后就看到了学院11级学生拍的搞笑片子《江南style》,打开进去看了看,真青春。不得不说哪怕实际年龄给我扔到大一都还绰绰有余,但是身为学长的我,实在是跟他们折腾不起了,这样子疯癫恐怕是再也做不来了。虽然跟W谈起的时候,也偶尔会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诸如此类的话,挂在嘴边,但是每个人的疯狂定义是断然不同的。大一时候,冒着大雪,为了拍片子,甚至动用一学院人力、物力那股子劲恐怕是再也没有了。

QQ,空间是上的最少的一个。因为不喜腾讯的作风,大一那会儿神经兮兮的抵制腾讯,连qq都很少上,就这么四年啦。记得以前空间里面都是各种“看了必转!不转折寿。。。。多少多少条XX必读秘籍”看的脑袋疼,干脆再也不看。不过偶尔没事上去晃荡两下,发现再没这些东西了,是大家都跑人人折腾去的缘故么。看到以前高中同学的一条心情“喝的好high啊,再来。。。”地点是老家,然后大致看了下,原先同学的状态地点绝大多数都还是家里,看来在外面晃荡的人真是不多了。W说她等考完试再认真寻思找工作吧,如果没有几个太中意的还是回家算了。我是有些不舍的,但是自己好赖有个对象,而她是孤身一人,一个人在外总是孤单些。然后,看到小灭在空间里发了张图,是给他过生日时,送的蛋糕,上面两片心形的巧克力,白色的奶油写着“I Love You”。其实空间也好、人人也罢,这种熟人遍地都是社区里,写了些东西,都是为了让什么人看到吧。幸福的时候,发点小心情,小状态,因为幸福,所以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正在努力的也发些来安慰自己,给自己留个纪念,也许多年后回头再看,苦日子都是这么一点一滴的熬过来的,别人看到了,也算是告解下自己的近况。记得,以前,总在空间上有事没事的发条状态,还人人真真仔仔细细的配首歌曲,然后一天一条,只为了让某人看到。虽然事与愿违,后来仔细把那些个状态日志整理出来,封存在笔记本里面。

[audio:http://www.fileden.com/files/2012/4/18/3293632/those%20years.mp3|autostart=yes|loop=yes]

3 thoughts on “三种工具,三种心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