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我,用我的名字

Standard

圣诞假期,大夏天的,窝在家里实在也是无聊。脑子一热,开到堪培拉玩了两天。我算是待不住的人,可是真让一个人也还是能耐得住寂寞,想想挺分裂的。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出国前,看过的最后一本书《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当时忙着准备,忙着烦躁,忙着惆怅,看了也只是小小的感动。电影上映后,家附近的电影院竟然不上映,还是去堪培拉了了这桩心愿。

我一直很讨厌看中国的青春片甚至爱情片,佳作实在太少。以前总觉得他们没有拍到点子上,或者俗套,镜头俗,情节俗,甚至演员都是俗气的。直到看了这部电影,我才忽然明白,差距在哪里。爱情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沉浸在爱情里两人的美好吧,一部爱情电影不能把爱情美好拍出来,它能是一部好电影么?悲伤容易,情节的大起大落容易,但是美好最难。如果美好中,又带有一丝丝遗憾,让人怅惘大概最好不过了。这部电影,每一点都做到了。

有人说看到哭,这我倒没有,也不太明白哭点在哪里。恰恰相反,从头到尾我都沉浸在整部电影所尝试塑造的美好氛围,青春、自在、洒脱、扭捏,年青之所有的所有全在里头了。你说,当我们老了,回顾 年轻的时候竟没有为任何人患得患失过,挺遗憾的,不是么。至于两人的爱情,我倒觉得不那么重要了,第一次不太介意结局,不在乎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在意的是,彼时带给彼此的美好。

如果爱,就爱的灿烂。

那些我们以为的不同

Standard

今天英语课上,听力练习材料选的Ken Robinson在TED上的演讲:Do schools kill creativity? 感触颇多,来分享记录下。

演讲本身没有太多可值得大说特说的,理论、观点还是很易懂的。但是关于中国和海外教育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差异,似乎跟以前想象的不太一样。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Coldplay的新歌,里面有一句歌词“Get a degree, good job, 401k”。演讲里面Ken也讲到

“Suddenly, degrees aren’t worth anything. Isn’t that true? When I was a student, if you had a degree, you had a job. If you didn’t have a job, it’s because you didn’t want one. And I didn’t want one, frankly. (Laughter) But now kids with degrees are often heading home to carry on playing video games, because you need an MA where the previous job required a BA, and now you need a PhD for the other. It’s a process of academic inflation. And it indicates the whole structure of education is shifting beneath our feet. We need to radically rethink our view of intelligence. ”

在很多澳洲移民嘴里,在澳大利亚是TAFE(相当于中国大专到中专)刚刚好,本科有点多,硕士没必要。跟中国相比经验与能力似乎是更为重要的,并没有那么以学历为主。这话,我个人觉得一半一半吧,不同的学科不同的行业对学历以及能力的要求是不同的。不同的职位Level对学历的要求也是不同的,整体来看其实并没有形成唯本科最大的风气。

而在中国可以说,本科毕业和非本科毕业近乎成了阶级的分水岭。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觉得还没有任何想要扭转这种现象的可能。这也是我一直觉得中国的教育该改善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The direction of fate

Standard

If you can feel you are Billy Lynn, you can feel how ridiculous this society is. Nobody understands you, people see what they want to see. The sad thing is, you can change nothing but follow the direction of fate.

以上摘自歪国网友对《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影评。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终于把这部电影看了,很遗憾没能去电影院看120帧。这部电影有一种魔力,让你在结束之后又难过却又不悲痛,神奇的是不像有些电影会觉得释怀。这部不会,一点也不释怀,却在心底压了一块东西,一个无法碰触,只想让它沉下去的东西。社会终究会朝向匪夷所思的未来奔去,我们什麼都做不了。

Continue reading

不同的爱情

Standard

听从老师的建议,最近开始阅读英文书籍。欣喜的发现,似乎忽然之间可以像读中文一般阅读一本英文小说。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总是被语法、单词给磕绊住,竟然真的可以沉浸到故事里。想想也只是第4本而已。也不知是真的英文水平有所提高,还是有时候只是习惯,没有阅读英文的习惯,导致一直害怕读大本英文书籍。

第一本是从图书馆借的儿童读物,大概应该是Year4左右的水平,非常的易懂。有了信心后,便借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只在很久以前看过中文的电影,借助过去的记忆重新读或许有些难度的原著,竟也不觉得困难。为了不对阅读丧失性趣,买了两本Gay Romance 小说,也就是这次想写的东西。

中文的同志著作,读的不多,但有名的还是读过一些。前阵子,在读《张先生和张先生》,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更早的《兄弟之上》、《未名湖畔的罪与罚》也都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几部。这些大多是网络作品,有晋江等腐女群体写的浪漫小说,也有似是自述的天涯贴吧作品。

自然文学作品不能偏离时代背景,中国的同志小说也是如此,以至于当我第一次阅读英文的同志小说总是发出“原来他们是这么想的”类似的话。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统计,有多少的同志步入异性婚姻,我认为比例相当可观。无法出柜,在国内似乎是一个非常可以理解的事情。如果爱你的人愿意给你所有,只是希望在家以外的地方保持直男的身份这件事,在国内似乎是非常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然而最近读的这两本英文小说似乎都不这样认为。

一本讲述的是一个前夫死去,独自抚养两个女儿,重新遇到真爱的男同志爱情故事。非常老套的故事不是么,老套的同时又觉得非常非常非常的熟悉,这不就是经常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异性恋的故事么?能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也是一件幸事,不是么。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往事中文剧本 32

Standard

场景 32

GELLY酒吧前街 (1923年)外景。 白天。

在咖啡店外面,面条冲进他们兄弟队伍里——PATSY, COCKEYE和DOMINIC。前俩位已经是面条的年纪,而DOMINIC只有8岁,很瘦小。他们有着同样的穿着——破旧的衣服,满是洞的鞋子还有非常脏。

他们仨似乎想说些什麼。

PATSY:面条!

DOMINIC:BUGSY 有工作给我们。

但是面条没理他们,直接冲过去在角落里抓到DEBORAH。他抓起她的长辫子,强迫她扭过来。

面条:你叫谁恶心的蟑螂?

DEBORAH抓着头发跟免得疼。

DEBORAH:你以为你是啥?你真脏,看你像蟑螂一样爬到厕所偷看真叫我恶心。快放开我!

面条放开她,但是还没有放弃质问。

面条:既然我让你恶心,那你为什么还向我露屁股?

DEBORAH露出轻蔑。

DEBORAH:向你这只蟑螂露?

她指指旁边店铺的窗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