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

Standard

最近在看《明日之子》第二季,看到导师问选手“独特性”以及“你是谁”之类的问题,忽然觉得很焦虑。

焦虑这俩字,当真在很多网综、新闻报道出现很多遍了。这是一个只有自己身处其中的时候,才会关注的东西。我一直觉得自己过得挺没心没肺的,不太愿意思考太久远的将来,只愿意考虑当下。可能真的就像别人说的,有的人就是成长的慢吧,只是啊,最近忽然觉得似乎自己开始焦虑了。

有时候会想自己是谁,这种额没有答案的问题。忽然会觉得可能在别人眼中我就是那个“Chinese”,或者那个“亚裔”、那个“移民”。目前所在公司里,只有自己一个亚裔,或者说只有自己一个移民,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别人总说很难两头甜,的确是有尝到移居之后所带来的种种好处,也并不会后悔。但因为语言障碍,所带来的无法精准表达自己个性所带来的困扰,越来越觉得严重,刚来的时候反倒没有这种感觉。不知道这种问题会不会随着语言能力的提高而有所减弱,又或者只是单纯目前公司员工个性问题,所带来的放大情绪。

且走且看吧。

山的那边,还是山。《脱北者,男同志》

Standard

我是在微博上看到这本书的,朝鲜、同志、脱北,如同作者在最后所讲述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被这些标签所吸引,猎奇一般的消遣他的故事。买来这本书,用一周时间读完了。想说的太多,只能零零碎碎的回忆读时的震撼。

舅舅是在满洲出生长大的,本来就读于哈尔滨大学,后来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得到毛泽东主席的推荐信,进而转到金日成综合大学政治经济学系留学。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誉为宁边的核能研究所担任研究员。

即便是年幼的我,看了这部电影之后,脑海中也总是觉得一片混乱。为了革命信念而自行咬舌自尽的马东熙,以及演奏着钢琴的幸福家庭,究竟哪一方才是正确的选择,我实在是无法做出判断。如果自始至终坚守着革命信念,是否就会变得幸福呢?守护者革命信念,最终目标不就是为了让人生变得更加幸福吗?

“你的儿子逃到南朝鲜去,并且在外诽谤我们共和国。”接着就用车子把你母亲载到偏僻的山区里,据说是咸镜北道富宁郡一个叫做崔晛里的地方,那里除了石头之外草木不生。在那个严寒的冬季里,你的姐姐因受到太大的冲击而导致脑中风,不幸地离开了人世……双胞胎中的大哥被流放到一个叫做渔郎郡的地方,二哥则是被驱逐到另一个叫做花台郡的地区,其中大哥因为急性大肠炎而过世,其实说穿了就是饿死的。老么英哲在服兵役第十三年的时候,在挖掘坑道的施工过程中,因为塌方的意外而死亡。而英学先得了结核病,接着他的媳妇也跟着罹病,最后因为无法接受治疗而病逝,现在怀孕的这位妻子是后来再娶的……。被流放之后,那年冬天连家也没得住了,一家人只能窝在合作农场里的牛棚里过日子,这种天气该有多冷啊?全家人没有被冻死就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离别的酒杯里面盛满了我的心事,
过去的人生路上布满着我的血泪,

Continue reading

呼唤我,用我的名字

Standard

圣诞假期,大夏天的,窝在家里实在也是无聊。脑子一热,开到堪培拉玩了两天。我算是待不住的人,可是真让一个人也还是能耐得住寂寞,想想挺分裂的。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出国前,看过的最后一本书《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当时忙着准备,忙着烦躁,忙着惆怅,看了也只是小小的感动。电影上映后,家附近的电影院竟然不上映,还是去堪培拉了了这桩心愿。

我一直很讨厌看中国的青春片甚至爱情片,佳作实在太少。以前总觉得他们没有拍到点子上,或者俗套,镜头俗,情节俗,甚至演员都是俗气的。直到看了这部电影,我才忽然明白,差距在哪里。爱情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沉浸在爱情里两人的美好吧,一部爱情电影不能把爱情美好拍出来,它能是一部好电影么?悲伤容易,情节的大起大落容易,但是美好最难。如果美好中,又带有一丝丝遗憾,让人怅惘大概最好不过了。这部电影,每一点都做到了。

有人说看到哭,这我倒没有,也不太明白哭点在哪里。恰恰相反,从头到尾我都沉浸在整部电影所尝试塑造的美好氛围,青春、自在、洒脱、扭捏,年青之所有的所有全在里头了。你说,当我们老了,回顾 年轻的时候竟没有为任何人患得患失过,挺遗憾的,不是么。至于两人的爱情,我倒觉得不那么重要了,第一次不太介意结局,不在乎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在意的是,彼时带给彼此的美好。

如果爱,就爱的灿烂。

那些我们以为的不同

Standard

今天英语课上,听力练习材料选的Ken Robinson在TED上的演讲:Do schools kill creativity? 感触颇多,来分享记录下。

演讲本身没有太多可值得大说特说的,理论、观点还是很易懂的。但是关于中国和海外教育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差异,似乎跟以前想象的不太一样。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Coldplay的新歌,里面有一句歌词“Get a degree, good job, 401k”。演讲里面Ken也讲到

“Suddenly, degrees aren’t worth anything. Isn’t that true? When I was a student, if you had a degree, you had a job. If you didn’t have a job, it’s because you didn’t want one. And I didn’t want one, frankly. (Laughter) But now kids with degrees are often heading home to carry on playing video games, because you need an MA where the previous job required a BA, and now you need a PhD for the other. It’s a process of academic inflation. And it indicates the whole structure of education is shifting beneath our feet. We need to radically rethink our view of intelligence. ”

在很多澳洲移民嘴里,在澳大利亚是TAFE(相当于中国大专到中专)刚刚好,本科有点多,硕士没必要。跟中国相比经验与能力似乎是更为重要的,并没有那么以学历为主。这话,我个人觉得一半一半吧,不同的学科不同的行业对学历以及能力的要求是不同的。不同的职位Level对学历的要求也是不同的,整体来看其实并没有形成唯本科最大的风气。

而在中国可以说,本科毕业和非本科毕业近乎成了阶级的分水岭。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觉得还没有任何想要扭转这种现象的可能。这也是我一直觉得中国的教育该改善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The direction of fate

Standard

If you can feel you are Billy Lynn, you can feel how ridiculous this society is. Nobody understands you, people see what they want to see. The sad thing is, you can change nothing but follow the direction of fate.

以上摘自歪国网友对《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影评。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终于把这部电影看了,很遗憾没能去电影院看120帧。这部电影有一种魔力,让你在结束之后又难过却又不悲痛,神奇的是不像有些电影会觉得释怀。这部不会,一点也不释怀,却在心底压了一块东西,一个无法碰触,只想让它沉下去的东西。社会终究会朝向匪夷所思的未来奔去,我们什麼都做不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