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只是朋友?

Standard

那年我15,关于那时候的记忆其实都不甚清楚。常常想这样到底是好是坏。

摩天轮

那时候,我们是高二。我是寄宿生,学校都管的很严,中午只准在学校吃。他是走读的学生,我们每天都去吃食堂两元的大米饭,牛肉炖土豆。后来Z不只一次跟我说,那时咋就那么二,天天跟你吃那么多土豆。我总回他,你就知足吧,有土豆吃就不错了。偶尔俩人还会弄个假学生证,中午一起偷跑出去然后去吃不远处的一碗烩面或者合撈面之类的,而且还天愈热跑的愈勤快。现在每到放假回家,俩人还会约好在去吃上一碗。他则时不时“偷着”去吃一碗,然后拍张照片发到微博上馋我。后来,到了高考为了防止高二的学生替考,所有的学生都要呆在学校里面。那几天,所有的学生都跟疯了似的。晚上,他骑着他那破自行车,我们就在市内各种溜达,找好吃的。自行车后面还不能坐人,只能坐前面的斜杠上,那叫一个难受,屁股都要掉了。 Continue reading

记忆

Standard

第21日:《青葱》当我老去,视觉模糊,行动不便,看不了照片,读不了日记,只一曲熟悉的旋律,那就是我生命的记忆。有时候会脑海会突然闪现,害怕失去,害怕失去所有的记忆。从2006-2012,不停的写,不停的记录,希望这些能成为不会遗失的美丽。

这是今日在空间里面写到的话,其实这话的原创也不是我。3月24号,在why me演唱会现场,李宇春向所有歌迷道出了自己创作的来由。不喜欢拍照,不擅长说话,没有任何形式化的记忆留存,那么就创作把。

美丽月光

美丽月光

那自己呢?

青葱 封面

青葱 封面

Continue reading

电话

Aside

夜色朦胧,跟w打电话聊天,就想起小时候的种种场景。

我说你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农村收麦子,还是要自己打场,然后用拖拉机带一个大碾盘,把小麦碾出来。

对了,还有我小时候还老是很牛逼的,从来不输气势的。好家伙,跟邻居家的孩子打架,我绝对是不输的。

不就是大姐头么。。。

什么啊,不是大姐头。

马泡瓜

对了,我们小时候还玩捉树猴,特刺激。就是在池塘边上,夏天会有被暴风雨吹倒的树,然后大家都躲在枝杈的某一个角落,然后另一个人闭着眼睛,扶着树枝抓我们。特刺激,因为可能会掉下去。。。 Continue reading